和刘柴桑

[魏晋] 陶渊明
山泽久见招,胡事乃踌躇?
直为亲旧故,未忍言索居。
良辰入奇怀,挈杖还西庐。
荒塗无归人,时时见废墟。
茅茨已就治,新畴复应畲。
谷风转凄薄,春醪解饥劬。
弱女虽非男,慰情良胜无。
栖栖世中事,岁月共相疏。
耕织称其用,过此奚所须!
去去百年外,身名同翳如。
作品赏析
〔说明〕
刘柴桑,即刘程之,字仲思,彭城(今江苏铜山县)人,曾做过柴桑县令,故称;入宋后隐居不仕,人又称之刘遗民。他与周续之、陶渊明被称为“浔阳三隐”。
晋安帝义熙十年(414)七月,庐山东林寺主持慧远等人结白莲社,刘程之为社中十八贤之一。他们招陶渊明入社,渊明不肯,此诗就是他写给刘程之的一首和诗。诗中以坦诚的态度,表明自己对躬耕足以自给、饮酒足以自慰的隐耕生活已经十分满足,且已把生死、身名等事置之度外,别无他求,因而不愿入庐山事佛。陶渊明时年五十岁。

山泽久见招,胡事乃踌躇(1)?
直为亲旧故,未忍言索居(2)。
良辰入奇怀,挚杖还西庐(3)
荒涂无归人,时时见废墟(4)。
茅茨已就治,新畴复应畬(5)。
谷风转凄薄,春醪解饥劬(6)。
弱女虽非男,慰情聊胜无(7)。
栖栖世中事,岁月共相疏(8)
耕织称其用,过此奚所须(9)?
去去百年外,身名同翳如(10)。
〔注释〕
(1)山泽:山林湖泽,代指隐居之处。这里指刘遗民劝作者隐居庐山。胡事:为何。乃:竟。踌躇(chóu chú筹除):犹豫不决;住足不前。
(2)直:只,但。故:缘故。索居:独居,孤独地生活。
(3)良辰:指良辰之美景。奇:不寻常。挈(qiè窃)杖:持杖,拄杖。挈:提。西庐:指作者在柴桑的上京里旧居。柴桑在九江县西南二十里,故称”西庐”。
(4)涂:同“途”,道路。
(5)茅茨(cí词):茅屋,茨:用芦苇、茅草盖的屋顶。《诗经?小雅?甫田》:“如茨如梁。”郑玄笺:茨,屋盖也。”已就治:已经修补整理好。就,成。新畴:新开垦的田地。畬(yú 余):第三年治理新垦的田地。《尔雅?释地》:“田,一岁曰苗(zī资),二岁曰新田,三岁曰畬。”
(6)谷风,即“榖风”,指东风。《尔雅?释天》:“东风谓之榖风。”凄薄:犹“凄紧”,寒意逼人的意思。薄:迫。春醪(láo 劳):春酒。劬(qú渠):劳累。
(7)弱女:比喻薄酒。晋嵇含《南方草木状?草? .》:“南人有女数岁,即大酿酒? .女将嫁,乃发陂取酒以供宾客,谓之女酒。”男:喻醇酒。
(8)栖栖:忙碌不安的样子。共相疏:谓己与“世中事”相互疏远。
(9)称(chèn 衬):适合。奚:何。
(10)去去:指岁月的渐渐流逝。百年外:指死后。翳(yì缢)如:隐没,消失。
〔译文〕
久已招我隐庐山,为何犹豫仍不前?
只是为我亲友故,不忍离群心挂牵。
良辰美景入胸怀,持杖返回西庐间。
沿途荒芜甚凄凉,处处废墟无人烟。
简陋茅屋已修耷,还需治理新垦田。
东风寒意渐逼人,春酒解饥消疲倦。
薄酒虽不比佳酿、总胜无酒使心安。
世间之事多忙碌,我久与之相疏远。
耕田织布足自给,除此别无他心愿。
人生百岁终将逝,身毁名灭皆空然。
-----------孟二冬《陶渊明集译注》-----------
相关诗词
1
[先秦]
诗经

《甫田》

倬彼甫天,岁取千千。
我取其陈,食我农人,自古有年。
展开全文
今适南亩,或耘或耔,黍稷薿薿。
攸介攸止,烝我髦士。
以我齐明,与我牺羊,以社以方。
我天既臧,农夫之庆。
琴瑟击鼓,以御田祖,以祈甘雨。
以介我黍稷,以榖我士女。
曾孙来止,以其妇子,馌彼南亩。
田畯至喜,攮其左右,尝其旨否。
禾易长亩,终善且有。
曾孙不怒,农夫克敏。
曾孙之稼,如茨如梁。
曾孙之庾,如坻如京。
乃求千斯仓,乃求万斯箱。
黍稷稻梁,农夫之庆。
报以介福,万寿无疆。
收起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