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诗 其二

[魏晋] 陶渊明
闲居执荡志,时驶不可稽。
驱役无停息,轩裳逝东崖。
沈阴拟薰麝,寒气激我怀。
岁月有常御,我来淹已弥。
慷慨忆绸缪,此情久已离。
荏苒经十载,暂为人所羁。
庭宇翳馀木,倏忽日月亏。
作品赏析
其十(1)
闲居执荡志,时驶不可稽(2)。
驱役无停息,轩裳逝东崖(3)。
沉阴拟薰麝,寒气激我怀(4)。
岁月有常御,我来淹已弥(5)。
慷慨忆绸缪,此情久已离(6)。
荏苒经十载,暂为人所羁(7)。
庭宇翳余木,倏忽日月亏(8)。
[注释]
(1)这首诗仍表现“一心处两端”的痛苦心境。出仕行役,为人所羁,身不由己,岂如闲居时那
般放任不羁。自由自在。所以诗人身在仕途、心早归还,其中寄寓着深沉的感慨。
(2)执:持有,指禀性。荡志:放任不羁的心志。时驶:时光逝去。稽:留。
(3)轩裳:即车。轩,古代一种供大夫以上乘坐的轻便车。裳,指车帷。逝:往、去。东崖:地
名,诗人此行所去之处。
(4)沉阴拟薰麝(shè射):逯本作“泛舟拟董司”,诸本皆作“沉阴拟薰麝”,今从后者。拟:似,
像是。薰麝:薰燃麝香。这句是说,天气阴沉,像是薰染麝香般浓烟弥漫。
(5)御:驾驶车马,这里比喻时间的流逝。淹:淹留,长期居留。指出仕为宦。弥:指期满。
(6)绸缪(ch6umóu 仇谋):犹缠绵,情意深厚的样子。
(7)荏苒(rěn rǎn 忍染):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十载:陶渊明从二十九岁开始出仕为江州祭
酒,到写此诗的时间为十年。
(8)庭宇:庭院和屋檐。翳:遮盖。余木:很多树木。倏忽:忽忽,转眼之间。日月:指时光。
亏:损耗。
[译文]
闲散之时多自由,
光阴逝去却难留。
如今驱使总行役,
眼下乘车东崖走。
天气阴沉似薰麝,
气寒激荡我怀忧。
日月运行有常规,
我来留滞岁月悠。
慷慨忆昔情意厚,
此情离我已很久。
忽忽度过十年整,
暂且为人忙不休。
忆我庭字多树荫,
不觉岁月似奔流。
-----------孟二冬《陶渊明集译注》-----------
相关诗词
1
[魏晋]
陶渊明

《杂诗 其一》

遥遥从羁役,一心处两端。
掩泪汛东逝,顺流追时迁。
展开全文
日没星与昂,势翳西山巅。
萧条隔又涯,惆怅念常餐。
慷慨思南归,路遐无由缘。
关梁难亏替,绝音寄斯篇。
收起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