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诗词全集(3460首)

961

《过高邮寄孙君孚》

过淮风气清,一洗尘埃容。
水木渐幽茂,菰蒲杂游龙。
展开全文
可怜夜合花,青枝散红茸。
美人游不归,一笑当谁供。
故园在何处,已偃手种松。
我行忽失路,归梦山千重。
闻君有负郭,二顷收横従。
卷野毕秋获,殷床闻夜舂。
乐哉何所忧,社酒粥面aa38。
宦游岂不好,毋令到千钟。
收起
962

《仆所至未尝出游过长芦闻复禅师病甚不可不一》

亦知壶子不死,敢问老聃所游。
瑟瑟寒松露骨,眈眈病虎垂头。
展开全文
莫言西蜀万里,且到南华一游。
扶病江边送客,杖拏浦口回头。
老去此生一诀,兴来明日重游。
卧闻三老白事,半夜南风打头。
收起
963

《赠蒲涧信长老》

优钵昙花岂有花,问师此曲唱谁家。
已従子美得桃竹,(此山有桃竹,可作杖,而土人不识。
展开全文
予始录子美诗遗之。
)不向安期觅枣瓜。
燕坐林间时有虎,高眠粥后不闻鸦。
胜游自古兼支许,为采松肪寄一车。
收起
964

《吾谪海南子由雷州被命即行了不相知至梧乃闻》

九疑联绵属衡湘,苍梧独在天一方。
孤城吹角烟树里,落月未落江苍茫。
展开全文
幽人拊枕坐叹息,我行忽至舜所藏。
江边父老能说子,白须红颊如君长。
莫嫌琼雷隔云海,圣恩尚许遥相望。
平生学道真实意,岂与穷达俱存亡。
天其以我为箕子,要使此意留要荒。
他年谁作舆地志,海南万里真吾乡。
收起
965

《入寺》

曳杖入寺门,辑杖挹世尊。
我是玉堂仙,谪来海南村。
展开全文
多生宿业尽,一气中夜存。
旦随老鸦起,饥食扶桑暾。
光圆摩尼珠,照耀玻璃盆。
来従佛印可,稍觉魔忙奔。
闲看树转午,坐到钟鸣昏。
敛收平生心,耿耿聊自温。
收起
966

《椰子冠》

天教日饮欲全丝,美酒生林不待仪。
自漉疏巾邀醉客,更将空壳付冠师。
展开全文
?《前汉·高祖纪注》云:薛有作冠师。
?规摹简古人争看,簪导轻安发不知。
更著短檐高屋帽,东坡何事不违时。
收起
967

《借前韵贺子由生第四孙斗老》

今日散幽忧,弹冠及新沐。
况闻万里孙,已报三日浴。
展开全文
朋来四男子,大壮泰临复。
开书喜见面,未饮春生腹。
无官一身轻,有子万事足。
举家传吉梦,殊相惊凡目。
烂烂开眼电,硗硗峙头玉。
?李贺诗云:头玉硗硗眉宇翠,杜郎生得真男子。
?但令强筋骨,可以耕衍沃。
不须富文章,端解耗纸竹。
君归定何日,我计久已熟。
长留五车书,要使九子读。
?吾与子由共九孙男矣。
?箪瓢有内乐,轩冕无流瞩。
人言适似我,穷达已可卜。
早谋二顷田,莫待八州督。
?吾前后典八州。
?
收起
968

《旦起理发》

安眠海自运,浩浩潮黄宫。
日出露未晞,郁郁濛霜松。
展开全文
老栉従我久,齿疏含清风。
一洗耳目明,习习万窍通。
少年苦嗜睡,朝谒常匆匆。
爬搔未云足,已困冠巾重。
何异服辕马,沙尘满风??。
琱鞍响珂月,实与杻械同。
解放不可期,枯柳岂易逢。
谁能书此乐,献与腰金翁。
收起
969

《子由生日》

上天不难知,好恶与我一。
方其未定间,人力破阴骘。
展开全文
少忍待其定,报应真可必。
季氏生而仁,观过见其实。
端如柳下惠,焉往不三黜。
天有时而定,寿考未易毕。
儿孙七男子,?三子四孙。
?次第皆逢吉。
遥知设罗门,独掩悬罄室。
回思十年事,无愧箧中笔。
但愿白发兄,年年作生日。
收起
970

《以黄子木拄杖为子由生日之寿》

灵寿扶孔光,菊潭饮伯始。
虽云闲草木,岂乐蒙此耻。
展开全文
一时偶收用,千载相瘢aa39。
海南无嘉植,野果名黄子。
坚瘦多节目,天材任操倚。
嗟我始剪裁,世用或缘此。
贵従老夫手,往配先生几。
相従归故山,不愧仙人杞。
?《本草》:枸杞一名仙人杖。
?
收起
971

《过于海舶得迈寄书酒作诗远和之皆粲然可观子》

我似老牛鞭不动,雨滑泥深四蹄重。
汝如黄犊走却来,海阔山高百程送。
展开全文
庶几门户有八慈,不恨居邻无二仲。
他年汝曹笏满床,中夜起舞踏破瓮。
会当洗眼看腾跃,莫指痴腹笑空洞。
誉儿虽是两翁癖,积德已自三世种。
岂惟万一许生还,尚恐九十烦珍従。
六子晨耕箪瓢出,众妇夜绩灯火共。
春秋古史乃家法,诗笔离骚亦时用。
但令文字还照世,粪土腐余安足梦。
收起
972

《用过韵冬至与诸生饮酒》

小酒生黎法,干糟瓦盎中。
芳辛知有毒,滴沥取无穷。
展开全文
冻醴寒初泫,春醅暖更饛。
华夷两樽合,醉笑一欢同。
里闬峨山北,田园震泽东。
归期那敢说,安讯不曾通。
鹤鬓惊全白,犀围尚半红。
愁颜解符老,寿耳斗吴翁。
得谷鹅初饱,亡猫鼠益丰。
黄姜收土芋,苍耳斫霜丛。
儿瘦缘储药,奴肥为种松。
频频非窃食,数数尚乘风。
河伯方夸若,灵娲自舞冯。
归途陷泥淖,炬火燎茅蓬。
膝上王文度,家传张长公。
和诗仍醉墨,戏海乱群鸿。
?符、吴皆坐客,其余皆即事实录也。
?
收起
973

《追和戊寅岁上元》

宾鸿社燕巧相违,白鹤峰头白板扉。
石建方欣洗牏厕,姜庞不解叹?萧蝛。
展开全文
一龛京口嗟春梦,万炬钱塘忆夜归。
合浦卖珠无复有,当年笑我泣牛衣。
收起
974

《真一酒歌?并引?》

.布算以步五星,不如仰观之捷;吹律以求中声,不如耳齐之审。
铅汞以为药,策易以候火,不如天造之真也。
展开全文
是故神宅空,乐出虚,蹋?匊者以气升,孰能推是理以求天造之药乎?于此有物,其名曰真一,远游先生方治此道,不饮不食,而饮此酒,食此药,居此堂。
予亦窃其一二,故作《真一》之歌。
其词曰:空中细茎插天芒,不生沮泽生陵冈。
涉阅四气更六阳,森然不受螟与蝗。
飞龙御月作秋凉,苍波改色屯云黄。
天旋雷动玉尘香,起搜十裂照坐光。
跏趺牛噍安且详,动摇天关出琼桨。
壬公飞空丁女藏,三伏遇井了不尝。
酿为真一和而庄,三杯俨如侍君王。
湛然寂照非楚狂,终身不入无功乡。
收起
975

《明日南禅和诗不到故重赋数珠篇以督之二首》

未来不可招,已过那容遣。
中间现在心,一一风轮转。
展开全文
自従一生二,巧历莫能衍。
不如袖手坐,六用都怀卷。
风雷生謦欬,万窍自号喘。
诗人思无邪,孟子内自反。
大珠分一月,细绠合两茧。
累然挂禅床,妙用夫岂浅。
朝来取饭化,乃是维摩遣。
全锋虽未露,半藏已曾转。
说有陋裴頠,谈无笑王衍。
看经聊尔耳,遮眼初不卷。
三咤故自醒,一吷何由喘。
请归视故椟,静夜珠当反。
安居三十年,古衲磨山茧。
持珠尚默坐,岂是功用浅。
收起
976

《刘壮舆长官是是堂》

闲燕言仁义,是非安可无。
非非义之属,是是仁之徒。
展开全文
非非近乎讪,是是近乎谀。
当为感麟翁,善恶分锱铢。
抑为阮嗣宗,臧否两含糊。
刘君有家学,三世道益孤。
陈古以刺今,紬史行天诛。
皎如大明镜,百陋逢一姝。
鹗立时四顾,何由扰群狐。
作堂名是是,自说行坦途。
孜孜称善人,不善自远徂。
愿君置座右,此语禹所谟。
收起
977

《鲁直以诗馈双井茶次韵为谢》

江夏无双种奇茗,汝阴六一夸新书。
磨成不敢付僮仆,自看汤雪生玑珠。
展开全文
列仙之儒瘠不腴,只有病渴同相如。
明年我欲东南去,画舫何妨宿太湖。
?《归田录》草茶以双井为第一。
画舫宿太湖,比渚贡茶故事。
?
收起
978

《食雉》

雄雉曳修尾,惊飞向日斜。
空中纷格斗,彩羽落如花。
展开全文
喧呼勇不顾,投网谁复嗟。
百钱得一双,新味时所佳。
烹煎杂鸡鹜,爪距漫槎牙。
谁知化为蜃,海上落飞鸦。
收起
979

《和子由除日见寄》

薄官驱我西,远别不容惜。
方愁后会远,未暇忧岁夕。
展开全文
强欢虽有酒,冷酌不成席。
秦烹惟羊羹,陇馔有熊腊。
念为儿童岁,屈指已成昔。
往事今何追,忽若箭已释。
感时嗟事变,所得不偿失。
府卒来驱傩,矍铄惊远客。
愁来岂有魔,烦汝为攘磔。
寒梅与冻杏,嫩萼初似麦。
攀条为惆怅,玉蕊何时折。
不忧春艳晚,行见弃夏核。
人生行乐耳,安用声名籍。
胡为独多感,不见膏自炙。
诗来苦相宽,子意远可射。
依依见其面,疑子在咫尺。
兄今虽小官,幸忝佐方伯。
北池近所凿,中有汧水碧。
临池饮美酒,尚可消永日。
但恐诗力弱,斗健未免馘。
诗成十日到,谁谓千里隔。
一月寄一篇,忧愁何足掷。
收起
980

《观湖二首》

乘槎远引神仙客,万里清风上海涛。
回首不知沙界小,飘衣犹觉色尘高。
展开全文
须弥有顶低垂日,兜率无根下戴鳌。
释梵茫然齐劫火,飞云不觉醉陶陶。
朝阳照水红光开,玉涛银浪相徘徊。
山分宿雾尽宽远,云驾高风驰送来。
升霞影色欹残火,及物气焰明纤埃。
可怜极大不知已,浮生野马悠悠哉。
收起
关于作者

苏轼

苏轼(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又字和仲,号铁冠道人、东坡居士,世称苏东坡、苏仙。汉族,眉州眉山(今属四川省眉山市)人,祖籍河北栾城,北宋文学家、书法家、画家。

嘉祐二年(1057年),苏轼进士及第。宋神宗时曾在凤翔、杭州、密州、徐州、湖州等地任职。元丰三年(1080年),因“乌台诗案”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宋哲宗即位后,曾任翰林学士、侍读学士、礼部尚书等职,并出知杭州、颍州、扬州、定州等地,晚年因新党执政被贬惠州、儋州。宋徽宗时获大赦北还,途中于常州病逝。宋高宗时追赠太师,谥号“文忠”。

苏轼是北宋中期的文坛领袖,在诗、词、散文、书、画等方面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其文纵横恣肆;其诗题材广阔,清新豪健,善用夸张比喻,独具风格,与黄庭坚并称“苏黄”;其词开豪放一派,与辛弃疾同是豪放派代表,并称“苏辛”;其散文著述宏富,豪放自如,与欧阳修并称“欧苏”,为“唐宋八大家”之一。苏轼亦善书,为“宋四家”之一;工于画,尤擅墨竹、怪石、枯木等。有《东坡七集》、《东坡易传》、《东坡乐府》等传世。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