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诗词全集(3460首)

3201

《书普慈长老壁(志诚)》

普慈寺后千竿竹,醉里曾看碧玉缘。
倦客再游行老矣,高僧一笑故依然。
展开全文
久参白足知禅味,苦厌黄公(鸟名。)聒昼眠。
惟有两株红杏叶,晚来犹得向人妍。
收起
3202

《次韵沈长官三首》

家山何在两忘归,杯酒相逢慎勿违。
不独饭山嘲我瘦,也应糠核怪君肥。
展开全文
男婚已毕女将归,累尽身轻志莫违。
闻道山中食无肉,玉池清水自生肥。
造物知吾久念归,似怜衰病不相违。
风来震泽帆初饱,雨入松江水渐肥。
收起
3203

《戏书吴江三贤画像三首》

谁将射御教吴儿,长笑申公为夏姬。
却遣姑苏有麋鹿,更怜夫子得西施。
展开全文
(范蠡。
)浮世功劳食与眠,季鹰真得水中仙。
不须更说知机早,直为鲈鱼也自贤。
(张翰。
)千首文章二顷田,囊中未有一钱看。
却因养得能言鸭,惊破王孙金弹丸。
(陆龟蒙。

收起
3204

《青牛岭高绝处有小寺人迹罕到》

暮归走马沙河塘,炉烟袅袅十里香。
朝行曳杖青牛岭,崖泉咽咽千山静。
展开全文
君勿笑老僧,耳聋唤不闻,百年俱是可怜人。
明朝且复城中去,白云却在题诗处。
收起
3205

《新城陈氏园次晁补之韵》

荒凉废圃秋,寂历幽花晚。
山城已穷僻,况与城相远。
展开全文
我来亦何事,徙倚望云巘。
不见苦吟人,清樽为谁满。
收起
3206

《赠写真何充秀才》

君不见潞州别驾眼如电,左手挂弓横撚箭。
又不见雪中骑驴孟浩然,皱眉吟诗肩耸山。
展开全文
饥寒富贵两安在,空有遗像留人间。
此身常拟同外物,浮云变化无踪迹。
问君何苦写我真,君言好之聊自适。
黄冠野服山家容,意欲置我山岩中。
勋名将相今何限,往写褒公与鄂公。
收起
3207

《润州甘露寺弹筝》

多景楼上弹神曲,欲断哀弦再三促。
江妃出听雾雨愁,白浪翻空动浮玉。
展开全文
(金山名。
)唤取吾家双凤槽,遣作三峡孤猿号。
与君合奏芳春调,啄木飞来霜树杪。
收起
3208

《董卓》

公业平时劝用儒,诸公何事起相图。
只言天下无健者,岂信车中有布乎。
3209

《苏州姚氏三瑞堂(姚氏世以孝称)》

君不见董邵南,隐居行义孝且慈。
天公亦恐无人知,故令鸡狗相哺儿,又令韩老为作诗。
展开全文
尔来三百年,名与淮水东南驰。
此人世不乏,此事亦时有。
枫桥三瑞皆目见,天意宛在虞鳏后。
惟有此诗非昔人,君更往求无价手。
收起
3210

《次韵章传道喜雨(祷常山而得。)》

去年夏旱秋不雨,海畔居民饮咸苦。
今年春暖欲生蝝,地上戢戢多于土。
展开全文
预忧一旦开两翅,口吻如风那肯吐。
前时渡江入吴越,布阵横空如项羽。
(去岁钱塘见飞蝗自西北来,极可畏。
)农夫拱手但垂泣,人力区区固难御。
扑缘发尾困牛马,啖啮衣服穿房户。
坐观不救亦何心,秉畀炎火传自古。
荷锄散掘谁敢后,得米济饥还小补。
常山山神信英烈,捴驾雷公诃电母。
应怜郡守老且愚,欲把疮痍手摩抚。
山中归时风色变。
中路已觉商羊舞。
夜窗骚骚闹松竹,朝畦泫泫流膏乳。
従来蝗旱必相资,此事吾闻老农语。
庶将积润扫遗孽,收拾丰岁还明主。
县前已窖八千斛,(今春及今,得蝗子八千余斛。
)率以一升完一亩。
更看蚕妇过初眠,(蚕一眠,则蝗不复生矣。
)未用贺客来旁午。
先生笔力吾所畏,蹙踏鲍谢跨徐庚。
偶然谈笑得佳篇,便恐流传成乐府。
陋邦一雨何足道,吾君盛德九州普。
中和乐职几时作,试向诸生选何武。
收起
3211

《和子由四首 韩太祝送游太山》

偶作郊原十日游,未应回首厌笼囚。
但教尘土驱驰足,终把云山烂漫酬。
展开全文
闻道逢春思濯锦,更须到处觅菟裘。
恨君不上东封顶,夜看金轮出九幽。
收起
3212

《寄刘孝叔》

君王有意诛骄虏,椎破铜山铸铜虎。
联翩三十七将军,走马西来各开府。
展开全文
南山伐木作车轴,东海取鼍漫战鼓。
汗流奔走谁敢后,恐乏军兴污质斧。
保甲连村团未遍,方田讼牒纷如雨。
尔来手实降新书,抉剔根株穷脉缕。
诏书恻怛信深厚,吏能浅薄空劳苦。
平生学问止流俗,众里笙竽谁比数。
忽令独奏凤将雏,仓卒欲吹那得谱。
况复连年苦饥馑,剥啮草木啖泥土。
今年雨雪颇应时,又报蝗虫生翅股。
忧来洗盏欲强醉,寂寞虚斋卧空aa8。
公厨十日不生烟,更望红裙踏筵舞。
故人屡寄山中信,只有当归无别语。
方将雀鼠偷太仓,未肯衣冠挂神武。
吴兴丈人真得道,平日立朝非小补。
自従四方冠盖闹,归作二浙湖山主。
高踪已自杂渔钓,大隐何曾弃簪组。
去年相従殊未足,问道已许谈其粗。
逝将弃官往卒业,俗缘未尽那得睹。
公家只在霅溪上,上有白云如白羽。
应怜进退苦皇皇,更把安心教初祖。
收起
3213

《张文裕挽词》

高才本出朝廷右,能事空推德业馀。
每见便闻曹植句,至今传宝魏华书。
展开全文
济南名士新凋丧,剑外生祠已洁除。
欲寄西风两行泪,依然乔木郑公庐。
收起
3214

《和文与可洋川园池三十首 冰池》

不嫌冰雪绕池看,谁似诗人巧耐寒。
记取羲之洗砚处,碧琉璃下黑蛟蟠。
3215

《和文与可洋川园池三十首 二乐榭》

此间真趣岂容谈,二乐并君已是三。
仁智更烦诃妄见,坐令鲁叟作瞿昙。
展开全文
(来诗云,二见因妄生。

收起
3216

《和文与可洋川园池三十首 吏隐亭》

纵横忧患满人间,颇怪先生日日闲。
昨夜清风眠北牖,朝来爽气在西山。
3217

《和文与可洋川园池三十首 溪光亭》

决去湖波尚有情,却随初日动檐楹。
溪光自古无人画,凭仗新诗与写成。
3218

《和文与可洋川园池三十首 此君庵》

寄语庵前抱节君,与君到处合相亲。
写真虽是文夫子,我亦真堂作记人。
3219

《玉盘盂二首(并叙)》

东武旧俗,每岁四月大会于南禅、资福两寺,以芍药供佛。
而今岁最盛,凡七千余朵,皆重跗累萼,繁丽丰硕。
展开全文
中有白花正圆如覆盂,其下十余叶稍大,承之如盘,姿格绝异,独出于七千朵之上,云得之于城北苏氏园中,周宰相莒公之别业也,而其名俚甚,乃为易之。
杂花狼藉占春余,芍药开时扫地无。
两寺妆成宝缨络,一枝争看玉盘盂。
佳名会作新翻曲,绝品难逢旧画图。
従此定知年谷熟,姑山亲见雪肌肤。
花不能言意可知,令君痛饮更无疑。
但持白酒劝嘉客,直待琼舟覆玉彝。
负郭相君初择地,看羊属国首吟诗。
吾家岂与花相厚,更问残芳有几枝。
收起
3220

《薄薄酒二首(并叙)》

胶西先生赵明叔,家贫,好饮,不择酒而醉。
常云:薄薄酒,胜茶汤,丑丑妇,胜空房。
展开全文
其言虽俚,而近乎达,故推而广之以补东州之乐府;既又以为未也,复自和一篇,聊以发览者之一噱云耳。
薄薄酒,胜茶汤;粗粗布,胜无裳;丑妻恶妾胜空房。
五更待漏靴满霜,不如三伏日高睡足北窗凉。
珠襦玉柙万人相送归北邙,不如悬鹑百结独坐负朝阳。
生前富贵,死后文章,百年瞬息万世忙。
夷齐盗跖俱亡羊,不如眼前一醉是非忧乐都两忘。
薄薄酒,饮两钟;粗粗布,著两重;美恶虽异醉暖同,丑妻恶妾寿乃公。
隐居求志义之従,本不计较东华尘土北窗风。
百年虽长要有终,富死未必输生穷。
但恐珠玉留君容,千载不朽遭樊崇。
文章自足欺盲聋,谁使一朝富贵面发红。
达人自达酒何功,世间是非忧乐本来空。
收起
关于作者

苏轼

苏轼(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又字和仲,号铁冠道人、东坡居士,世称苏东坡、苏仙。汉族,眉州眉山(今属四川省眉山市)人,祖籍河北栾城,北宋文学家、书法家、画家。

嘉祐二年(1057年),苏轼进士及第。宋神宗时曾在凤翔、杭州、密州、徐州、湖州等地任职。元丰三年(1080年),因“乌台诗案”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宋哲宗即位后,曾任翰林学士、侍读学士、礼部尚书等职,并出知杭州、颍州、扬州、定州等地,晚年因新党执政被贬惠州、儋州。宋徽宗时获大赦北还,途中于常州病逝。宋高宗时追赠太师,谥号“文忠”。

苏轼是北宋中期的文坛领袖,在诗、词、散文、书、画等方面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其文纵横恣肆;其诗题材广阔,清新豪健,善用夸张比喻,独具风格,与黄庭坚并称“苏黄”;其词开豪放一派,与辛弃疾同是豪放派代表,并称“苏辛”;其散文著述宏富,豪放自如,与欧阳修并称“欧苏”,为“唐宋八大家”之一。苏轼亦善书,为“宋四家”之一;工于画,尤擅墨竹、怪石、枯木等。有《东坡七集》、《东坡易传》、《东坡乐府》等传世。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