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愈」诗词全集(359首)

141

《答柳柳州食虾蟆》

虾蟆虽水居,水特变形貌。强号为蛙哈,于实无所校。
虽然两股长,其奈脊皴皰。跳踯虽云高,意不离泞淖。
展开全文
鸣声相呼和,无理只取闹。周公所不堪,洒灰垂典教。
我弃愁海滨,恒愿眠不觉。叵堪朋类多,沸耳作惊爆。
端能败笙磬,仍工乱学校。虽蒙勾践礼,竟不闻报效。
大战元鼎年,孰强孰败桡。居然当鼎味,岂不辱钓罩。
余初不下喉,近亦能稍稍。常惧染蛮夷,失平生好乐。
而君复何为,甘食比豢豹。猎较务同俗,全身斯为孝。
哀哉思虑深,未见许回棹。
收起
142

《除官赴阙至江州寄鄂岳李大夫》

盆城去鄂渚,风便一日耳。不枉故人书,无因帆江水。
故人辞礼闱,旌节镇江圻。而我窜逐者,龙钟初得归。
展开全文
别来已三岁,望望长迢递。咫尺不相闻,平生那可计。
我齿落且尽,君鬓白几何。年皆过半百,来日苦无多。
少年乐新知,衰暮思故友。譬如亲骨肉,宁免相可不。
我昔实愚蠢,不能降色辞。子犯亦有言,臣犹自知之。
公其务贳过,我亦请改事。桑榆倘可收,愿寄相思字。
收起
143

《南山有高树行赠李宗闵》

南山有高树,花叶何衰衰。上有凤凰巢,凤凰乳且栖。
四旁多长枝,群鸟所托依。黄鹄据其高,众鸟接其卑。
展开全文
不知何山鸟,羽毛有光辉。飞飞择所处,正得众所希。
上承凤凰恩,自期永不衰。中与黄鹄群,不自隐其私。
下视众鸟群,汝徒竟何为。不知挟丸子,心默有所规。
弹汝枝叶间,汝翅不觉摧。或言由黄鹄,黄鹄岂有之。
慎勿猜众鸟,众鸟不足猜。无人语凤凰,汝屈安得知。
黄鹄得汝去,婆娑弄毛衣。前汝下视鸟,各议汝瑕疵。
汝岂无朋匹,有口莫肯开。汝落蒿艾间,几时复能飞。
哀哀故山友,中夜思汝悲。路远翅翎短,不得持汝归。
收起
144

《雪后寄崔二十六丞公》

蓝田十月雪塞关,我兴南望愁群山。攒天嵬嵬冻相映,
君乃寄命于其间。秩卑俸薄食口众,岂有酒食开容颜。
展开全文
殿前群公赐食罢,骅骝蹋路骄且闲。称多量少鉴裁密,
岂念幽桂遗榛菅。几欲犯严出荐口,气象硉兀未可攀。
归来殒涕掩关卧,心之纷乱谁能删。诗翁憔悴属斤荒棘,
清玉刻佩联玦环。脑脂遮眼卧壮士,大弨挂壁无由弯。
乾坤惠施万物遂,独于数子怀偏悭。朝欷暮唶不可解,
我心安得如石顽。
收起
145

《玩月喜张十八员外以王六秘书至》

前夕虽十五,月长未满规。君来晤我时,风露渺无涯。
浮云散白石,天宇开青池。孤质不自惮,中天为君施。
展开全文
玩玩夜遂久,亭亭曙将披。况当今夕圆,又以嘉客随。
惜无酒食乐,但用歌嘲为。
收起
146

《和李相公摄事南郊,览物兴怀,呈一二知旧》

灿灿辰角曙,亭亭寒露朝。川原共澄映,云日还浮飘。
上宰严祀事,清途振华镳。圆丘峻且坦,前对南山标。
展开全文
村树黄复绿,中田稼何饶。顾瞻想岩谷,兴叹倦尘嚣。
惟彼颠瞑者,去公岂不辽。为仁朝自治,用静兵以销。
勿惮吐捉勤,可歌风雨调。圣贤相遇少,功德今宣昭。
收起
147

《和裴仆射相公假山十一韵》

公乎真爱山,看山旦连夕。犹嫌山在眼,不得着脚历。
枉语山中人,匄我涧侧石。有来应公须,归必载金帛。
展开全文
当轩乍骈罗,随势忽开坼。有洞若神剜,有岩类天划。
终朝岩洞间,歌鼓燕宾戚。孰谓衡霍期,近在王侯宅。
傅氏筑已卑,磻溪钓何激。逍遥功德下,不与事相摭。
乐我盛明朝,于焉傲今昔。
收起
148

《游城南十六首·题韦氏庄》

昔者谁能比,今来事不同。寂寥青草曲,散漫白榆风。
架倒藤全落,篱崩竹半空。宁须惆怅立,翻覆本无穷。
149

《苦寒歌》

黄昏苦寒歌,夜半不能休。岂不有阳春,节岁聿其周,
君何爱重裘。兼味养大贤,冰食葛制神所怜。
展开全文
填窗塞户慎勿出,暄风暖景明年日。
收起
150

《芍药歌》

丈人庭中开好花,更无凡木争春华。翠茎红蕊天力与,
此恩不属黄钟家。温馨熟美鲜香起,似笑无言习君子。
展开全文
霜刀翦汝天女劳,何事低头学桃李。娇痴婢子无灵性,
竞挽春衫来此并。欲将双颊一睎红,绿窗磨遍青铜镜。
一尊春酒甘若饴,丈人此乐无人知。花前醉倒歌者谁,
楚狂小子韩退之。
收起
151

《征蜀联句》

日王忿违慠,有命事诛拔。蜀险豁关防,秦师纵横猾。
--韩愈
展开全文
风旗匝地扬,雷鼓轰天杀。竹兵彼皴脆,铁刃我枪齿截。
--孟郊
刑神咤牦旄,阴焰飐犀札。翻霓纷偃蹇,塞野澒坱圠。
--韩愈
生狞竞掣跌,痴突争填轧。渴斗信豗呶,啖奸何噢嗗。
--孟郊
更呼相簸荡,交斫双缺齾。火发激铓腥,血漂腾足滑。
--韩愈
飞猱无整阵,翩鹘有邪戛。江倒沸鲸鲲,山摇溃貙猰。
--孟郊
中离分二三,外变迷七八。逆颈尽徽索,仇头恣髡鬝。
--韩愈
怒须犹鬇鬡,断臂仍果瓜吉瓜。--韩愈
石潜设奇伏,穴觑骋精察。中矢类妖犭参,跳锋状惊豽。
--孟郊
蹋翻聚林岭,斗起成埃圿。--孟郊
旆亡多空杠,轴折鲜联辖。剟肤浃疮痍,败面碎京刂吉刂。
--韩愈
浑奔肆狂勷,捷窜脱趫黠。岩钩踔狙猿,水漉杂鳣螖。
--韩愈
投奅闹石宫
隆石,填隍亻威亻密傄。--韩愈
强睛死不闭,犷眼困逾目必。爇堞熇歊熹,抉门呀拗曷。
--孟郊
天刀封未坼,酋胆慑前揠。跧梁排郁缩,闯窦猰窋窡。
--孟郊
迫胁闻杂驱,咿呦叫冤跀。--孟郊
穷区指清夷,凶部坐雕铩。邛文裁斐斖,巴艳收婠妠。
--韩愈
椎肥牛呼牟,载实驼鸣曷。圣灵闵顽嚚,焘养均草
艹察。
--韩愈
下书遏雄虓,解罪吊挛瞎。--韩愈
战血时销洗,剑霜夜清刮。汉栈罢嚣阗,獠江息澎汃。
--孟郊
戍寒绝朝乘,刁暗歇宵詧。始去杏飞蜂,及归柳嘶
扎虫。
--孟郊
庙献繁馘级,乐声洞椌楬。--孟郊
台图焕丹玄,郊告俨匏稭。念齿慰黴黧,视伤悼瘢痆。
--韩愈
休输任讹寝,报力厚麸秳。公欢钟晨撞,室宴丝晓扴。
--韩愈
杯盂酬酒醪,箱箧馈巾帓。小臣昧戎经,维用赞勋劼。
--韩愈
收起
152

《琴曲歌辞·将归操》

秋之水兮其色幽幽,我将济兮不得其由。
涉其浅兮石啮我足,乘其深兮龙入我舟。
展开全文
我济而悔兮将安归尤。归乎归乎,无与石斗兮无应龙求。
收起
153

《琴曲歌辞·别鹄操》

雄鹄衔枝来,雌鹄啄泥归。巢成不生子,大义当乖离。
江汉水之大,鹄身鸟之微。更无相逢日,安可相随飞。
154

《长安交游者赠孟郊》

长安交游者,贫富各有徒。亲朋相过时,亦各有以娱。
陋室有文史,高门有笙竽。何能辨荣悴,且欲分贤愚。
155

《落叶送陈羽》

落叶不更息,断蓬无复归。飘飖终自异,邂逅暂相依。
悄悄深夜语,悠悠寒月辉。谁云少年别,流泪各沾衣。
156

《答张彻》

辱赠不知报,我歌尔其聆。首叙始识面,次言后分形。
道途绵万里,日月垂十龄。浚郊避兵乱,睢岸连门停。
展开全文
肝胆一古剑,波涛两浮萍。渍墨窜旧史,磨丹注前经。
义苑手秘宝,文堂耳惊霆。暄晨躡露舄,暑夕眠风棂。
结友子让抗,请师我惭丁。初味犹啖蔗,遂通斯建瓴。
搜奇日有富,嗜善心无宁。石梁平侹侹,沙水光泠泠。
乘枯摘野艳,沈细抽潜腥。游寺去陟巘,寻径返穿汀。
缘云竹竦竦,失路麻冥冥。淫潦忽翻野,平芜眇开溟。
防泄堑夜塞,惧冲城昼扃。及去事戎辔,相逢宴军伶。
觥秋纵兀兀,猎旦驰駉駉。从赋始分手,朝京忽同舲。
急时促暗棹,恋月留虚亭。毕事驱传马,安居守窗萤。
梅花灞水别,宫烛骊山醒。省选逮投足,乡宾尚摧翎。
尘祛又一掺,泪眦还双荧。洛邑得休告,华山穷绝陉。
倚岩睨海浪,引袖拂天星。日驾此回辖,金神所司刑。
泉绅拖修白,石剑攒高青。磴藓澾拳跼,梯飚飐伶俜。
悔狂已咋指,垂诫仍镌铭。峨豸忝备列,伏蒲愧分泾。
微诚慕横草,琐力摧撞筳。叠雪走商岭,飞波航洞庭。
下险疑堕井,守官类拘囹。荒餐茹獠蛊,幽梦感湘灵。
刺史肃蓍蔡,吏人沸蝗螟。点缀簿上字,趋跄閤前铃。
赖其饱山水,得以娱瞻听。紫树雕斐亹,碧流滴珑玲。
映波铺远锦,插地列长屏。愁狖酸骨死,怪花醉魂馨。
潜苞绛实坼,幽乳翠毛零。赦行五百里,月变三十冥。
渐阶群振鹭,入学诲螟蛉。苹甘谢鸣鹿,罍满惭罄瓶。
冏冏抱瑚琏,飞飞联鶺鴒。鱼鬣欲脱背,虬光先照硎。
岂独出丑类,方当动朝廷。勤来得晤语,勿惮宿寒厅。
收起
157

《马厌谷》

马厌谷兮,士不厌糠籺;土被文绣兮,士无短褐。
彼其得志兮,不我虞;一朝失志兮,其何如。已焉哉,
展开全文
嗟嗟乎鄙夫。
收起
158

《烽火》

登高望烽火,谁谓塞尘飞。王城富且乐,曷不事光辉。
勿言日已暮,相见恐行稀。愿君熟念此,秉烛夜中归。
展开全文
我歌宁自感,乃独泪沾衣。
收起
159

《剥啄行》

剥剥啄啄,有客至门。我不出应,客去而嗔。从者语我,
子胡为然。我不厌客,困于语言。欲不出纳,以堙其源。
展开全文
空堂幽幽,有秸有莞。门以两板,丛书于间。窅窅深堑,
其墉甚完。彼宁可隳,此不可干。从者语我,嗟子诚难。
子虽云尔,其口益蕃。我为子谋,有万其全。凡今之人,
急名与官。子不引去,与为波澜。虽不开口,虽不开关。
变化咀嚼,有鬼有神。今去不勇,其如后艰。我谢再拜,
汝无复云。往追不及,来不有年。
收起
160

《从仕》

居闲食不足,从仕力难任。两事皆害性,一生恒苦心。
黄昏归私室,惆怅起叹音。弃置人间世,古来非独今。
关于作者

韩愈

韩愈(768年—824年12月25日),字退之。河南河阳(今河南省孟州市)人。自称“郡望昌黎”,世称“韩昌黎”、“昌黎先生”。唐代杰出的文学家、思想家、哲学家、政治家。

贞元八年(792年),韩愈登进士第,两任节度推官,累官监察御史。后因论事而被贬阳山,历都官员外郎、史馆修撰、中书舍人等职。元和十二年(817年),出任宰相裴度的行军司马,参与讨平“淮西之乱”。其后又因谏迎佛骨一事被贬至潮州。晚年官至吏部侍郎,人称“韩吏部”。长庆四年(824年),韩愈病逝,年五十七,追赠礼部尚书,谥号“文”,故称“韩文公”。元丰元年(1078年),追封昌黎伯,并从祀孔庙。

韩愈是唐代古文运动的倡导者,被后人尊为“唐宋八大家”之首,与柳宗元并称“韩柳”,有“文章巨公”和“百代文宗”之名。后人将其与柳宗元、欧阳修苏轼合称“千古文章四大家”。他提出的“文道合一”、“气盛言宜”、“务去陈言”、“文从字顺”等散文的写作理论,对后人很有指导意义。著有《韩昌黎集》等。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