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愈」诗词全集(359首)

81

《郓州谿堂诗》

帝奠九廛,有叶有年。有荒不条,河岱之间。及我宪考,
一收正之。视邦选侯,以公来尸。公来尸之,人始未信。
展开全文
公不饮食,以训以徇。孰饥无食,孰呻孰叹。孰冤不问,
不得分愿。孰为邦蟊,节根之螟。羊很狼贪,以口覆城。
吹之喣之,摩手拊之。箴之石之,膊而磔之。凡公四封,
既富以强。谓公吾父,孰违公令。可以师征,不宁守邦。
公作谿堂。播播流水。浅有蒲莲,深有葭苇。公以宾燕,
其鼓骇骇。公燕谿堂,宾校醉饱。流有跳鱼,岸有集鸟。
既歌以舞,其鼓考考。公在谿堂,公御琴瑟。公暨宾赞,
稽经诹律。施用不差,人用不屈。谿有蘋苽,有龟有鱼。
公在中流,右诗左书。无我斁遗,此邦是庥。
收起
82

《送张道士》

大匠无弃材,寻尺各有施。况当营都邑,杞梓用不疑。
张侯嵩高来,面有熊豹姿。开口论利害,剑锋白差差。
展开全文
恨无一尺捶,为国苔羌夷。诣阙三上书,臣非黄冠师。
臣有胆与气,不忍死茅茨。又不媚笑语,不能伴儿嬉。
乃著道士服,众人莫臣知。臣有平贼策,狂童不难治。
其言简且要,陛下幸听之。天空日月高,下照理不遗。
或是章奏繁,裁择未及斯。宁当不俟报,归袖风披披。
答我事不尔,吾亲属吾思。昨宵梦倚门,手取连环持。
今日有书至,又言归何时。霜天熟柿栗,收拾不可迟。
岭北梁可构,寒鱼下清伊。既非公家用,且复还其私。
从容进退间,无一不合宜。时有利不利,虽贤欲奚为。
但当励前操,富贵非公谁。
收起
83

《海水》

海水非不广,邓林岂无枝。风波一荡薄,鱼鸟不可依。
海水饶大波,邓林多惊风。岂无鱼与鸟,巨细各不同。
展开全文
海有吞舟鲸,邓有垂天鹏。苟非鳞羽大,荡薄不可能。
我鳞不盈寸,我羽不盈尺。一木有馀阴,一泉有馀泽。
我将辞海水,濯鳞清冷池。我将辞邓林,刷羽蒙笼枝。
海水非爱广,邓林非爱枝。风波亦常事,鳞鱼自不宜。
我鳞日已大,我羽日已修。风波无所苦,还作鲸鹏游。
收起
84

《辞唱歌》

抑逼教唱歌,不解看艳词。坐中把酒人,岂有欢乐姿。
幸有伶者妇,腰身如柳枝。但令送君酒,如醉如憨痴。
展开全文
声自肉中出,使人能逶随。复遣悭吝者,赠金不皱眉。
岂有长直夫,喉中声雌雌。君心岂无耻,君岂是女儿。
君教发直言,大声无休时。君教哭古恨,不肯复吞悲。
乍可阻君意,艳歌难可为。
收起
85

《琴曲歌辞·雉朝飞操》

雉之飞,于朝日。群雌孤雄,意气横出。当东而西,
当啄而飞。随飞随啄,群雌粥粥。嗟我虽人,
展开全文
曾不如彼雉鸡。生身七十年,无一妾与妃。
收起
86

《琴操十首·越裳操》

雨之施物以孳,我何意于彼为。自周之先,其艰其勤。
以有疆宇,私我后人。我祖在上,四方在下。厥临孔威,
展开全文
敢戏以侮。孰荒于门,孰治于田。四海既均,越裳是臣。
收起
87

《秋怀诗十一首》

窗前两好树,众叶光薿薿。秋风一拂披,策策鸣不已。
微灯照空床,夜半偏入耳。愁忧无端来,感叹成坐起。
展开全文
天明视颜色,与故不相似。羲和驱日月,疾急不可恃。
浮生虽多涂,趋死惟一轨。胡为浪自苦,得酒且欢喜。
白露下百草,萧兰共雕悴。青青四墙下,已复生满地。
寒蝉暂寂寞,蟋蟀鸣自恣。运行无穷期,禀受气苦异。
适时各得所,松柏不必贵。
彼时何卒卒,我志何曼曼。犀首空好饮,廉颇尚能饭。
学堂日无事,驱马适所愿。茫茫出门路,欲去聊自劝。
归还阅书史,文字浩千万。陈迹竟谁寻,贱嗜非贵献。
丈夫意有在,女子乃多怨。
秋气日恻恻,秋空日凌凌。上无枝上蜩,下无盘中蝇。
岂不感时节,耳目去所憎。清晓卷书坐,南山见高棱。
其下澄湫水,有蛟寒可罾。惜哉不得往,岂谓吾无能。
离离挂空悲,戚戚抱虚警。露泫秋树高,虫吊寒夜永。
敛退就新懦,趋营悼前猛。归愚识夷涂,汲古得修绠。
名浮犹有耻,味薄真自幸。庶几遗悔尤,即此是幽屏。
今晨不成起,端坐尽日景。虫鸣室幽幽,月吐窗冏冏。
丧怀若迷方,浮念剧含梗。尘埃慵伺候,文字浪驰骋。
尚须勉其顽,王事有朝请。
秋夜不可晨,秋日苦易暗。我无汲汲志,何以有此憾。
寒鸡空在栖,缺月烦屡瞰。有琴具徽弦,再鼓听愈淡。
古声久埋灭,无由见真滥。低心逐时趋,苦勉祗能暂。
有如乘风船,一纵不可缆。不如觑文字,丹铅事点勘。
岂必求赢馀,所要石与甔。
收起
88

《北极赠李观》

北极有羁羽,南溟有沈鳞。川源浩浩隔,影响两无因。
风云一朝会,变化成一身。谁言道里远,感激疾如神。
展开全文
我年二十五,求友昧其人。哀歌西京市,乃与夫子亲。
所尚苟同趋,贤愚岂异伦。方为金石姿,万世无缁磷。
无为儿女态,憔悴悲贱贫。
收起
89

《醉后》

煌煌东方星,奈此众客醉。初喧或忿争,中静杂嘲戏。
淋漓身上衣,颠倒笔下字。人生如此少,酒贱且勤置。
90

《醉赠张秘书》

人皆劝我酒,我若耳不闻。今日到君家,呼酒持劝君。
为此座上客,及余各能文。君诗多态度,蔼蔼春空云。
展开全文
东野动惊俗,天葩吐奇芬。张籍学古淡,轩鹤避鸡群。
阿买不识字,颇知书八分。诗成使之写,亦足张吾军。
所以欲得酒,为文俟其醺。酒味既冷冽,酒气又氛氲。
性情渐浩浩,谐笑方云云。此诚得酒意,余外徒缤纷。
长安众富儿,盘馔罗膻荤。不解文字饮,惟能醉红裙。
虽得一饷乐,有如聚飞蚊。今我及数子,固无莸与薰。
险语破鬼胆,高词媲皇坟。至宝不雕琢,神功谢锄耘。
方今向太平,元凯承华勋。吾徒幸无事,庶以穷朝曛。
收起
91

《嗟哉董生行》

淮水出桐柏,山东驰遥遥千里不能休;淝水出其侧,
不能千里百里入淮流。寿州属县有安丰,
展开全文
唐贞元时县人董生召南隐居行义于其中。刺史不能荐,
天子不闻名声。爵禄不及门,门外惟有吏,
日来征租更索钱。嗟哉董生朝出耕夜归读古人书,
尽日不得息。或山而樵,或水而渔。入厨具甘旨,
上堂问起居。父母不戚戚,妻子不咨咨。嗟哉董生孝且慈,
人不识,惟有天翁知,生祥下瑞无时期。家有狗乳出求食,
鸡来哺其儿。啄啄庭中拾虫蚁,哺之不食鸣声悲。
彷徨踯躅久不去,以翼来覆待狗归。嗟哉董生,谁将与俦?
时之人,夫妻相虐,兄弟为雠。食君之禄,而令父母愁。
亦独何心,嗟哉董生无与俦。
收起
92

《汴州乱二首》

汴州城门朝不开,天狗堕地声如雷。健儿争夸杀留后,
连屋累栋烧成灰。诸侯咫尺不能救,孤士何者自兴哀。
展开全文
母从子走者为谁,大夫夫人留后儿。昨日乘车骑大马,
坐者起趋乘者下。庙堂不肯用干戈,呜呼奈汝母子何。
收起
93

《赠侯喜》

吾党侯生字叔í,呼我持竿钓温水。平明鞭马出都门,
尽日行行荆棘里。温水微茫绝又流,深如车辙阔容輈。
展开全文
虾蟆跳过雀儿浴,此纵有鱼何足求。我为侯生不能已,
盘针擘粒投泥滓。晡时坚坐到黄昏,手倦目劳方一起。
暂动还休未可期,虾行蛭渡似皆疑。举竿引线忽有得,
一寸才分鳞与鬐。是日侯生与韩子,良久叹息相看悲。
我今行事尽如此,此事正好为吾规。半世遑遑就举选,
一名始得红颜衰。人间事势岂不见,徒自辛苦终何为。
便当提携妻与子,南入箕颍无还时。叔í君今气方锐,
我言至切君勿嗤。君欲钓鱼须远去,大鱼岂肯居沮洳。
收起
94

《洞庭湖阻风赠张十一署》

十月阴气盛,北风无时休。苍茫洞庭岸,与子维双舟。
雾雨晦争泄,波涛怒相投。犬鸡断四听,粮绝谁与谋。
展开全文
相去不容步,险如碍山丘。清谈可以饱,梦想接无由。
男女喧左右,饥啼但啾啾。非怀北归兴,何用胜羁愁。
云外有白日,寒光自悠悠。能令暂开霁,过是吾无求。
收起
95

《赠崔立之评事》

崔侯文章苦捷敏,高浪驾天输不尽。曾从关外来上都,
随身卷轴车连轸。朝为百赋犹郁怒,暮作千诗转遒紧。
展开全文
摇毫掷简自不供,顷刻青红浮海蜃。才豪气猛易语言,
往往蛟螭杂蝼蚓。知音自古称难遇,世俗乍见那妨哂。
勿嫌法官未登朝,犹胜赤尉长趋尹。时命虽乖心转壮,
技能虚富家逾窘。念昔尘埃两相逢,争名龃龉持矛楯。
子时专场夸觜距,余始张军严韅靷。尔来但欲保封疆,
莫学庞涓怯孙膑。窜逐新归厌闻闹,齿发早衰嗟可闵。
频蒙怨句刺弃遗,岂有闲官敢推引。深藏箧笥时一发,
戢戢已多如束笋。可怜无益费精神,有似黄金掷虚牝。
当今圣人求侍从,拔擢杞梓收楛箘。东马严徐已奋飞,
枚皋即召穷且忍。复闻王师西讨蜀,霜风冽冽摧朝菌。
走章驰檄在得贤,燕雀纷拏要鹰隼。窃料二途必处一,
岂比恒人长蠢蠢。劝君韬养待征招,不用雕琢愁肝肾。
墙根菊花好沽酒,钱帛纵空衣可准。晖晖檐日暖且鲜,
摵摵井梧疏更殒。高士例须怜曲蘖,丈夫终莫生畦畛。
能来取醉任喧呼,死后贤愚俱泯泯。
收起
96

《送陆畅归江南》

举举江南子,名以能诗闻。一来取高第,官佐东宫军。
迎妇丞相府,夸映秀士群。鸾鸣桂树间,观者何缤纷。
展开全文
人事喜颠倒,旦夕异所云。萧萧青云干,遂逐荆棘焚。
岁晚鸿雁过,乡思见新文。践此秦关雪,家彼吴洲云。
悲啼上车女,骨肉不可分。感慨都门别,丈夫酒方醺。
我实门下士,力薄蚋与蚊。受恩不即报,永负湘中坟。
收起
97

《嘲鲁连子》

鲁连细而黠,有似黄鹞子。田巴兀老苍,怜汝矜爪觜。
开端要惊人,雄跨吾厌矣。高拱禅鸿声,若辍一杯水。
展开全文
独称唐虞贤,顾未知之耳。
收起
98

《寄皇甫湜》

敲门惊昼睡,问报睦州吏。手把一封书,上有皇甫字。
拆书放床头,涕与泪垂四。昏昏还就枕,惘惘梦相值。
展开全文
悲哉无奇术,安得生两翅。
收起
99

《射训狐》

有鸟夜飞名训狐,矜凶挟狡夸自呼。乘时阴黑止我屋,
声势慷慨非常粗。安然大唤谁畏忌,造作百怪非无须。
展开全文
聚鬼征妖自朋扇,罢掉栱桷颓墍涂。慈母抱儿怕入席,
那暇更护鸡窠雏。我念乾坤德泰大,卵此恶物常勤劬。
纵之岂即遽有害,斗柄行拄西南隅。谁谓停奸计尤剧,
意欲唐突羲和乌。侵更历漏气弥厉,何由侥幸休须臾。
咨余往射岂得已,候女两眼张睢盱。枭惊堕梁蛇走窦,
一夫斩颈群雏枯。
收起
100

《答孟郊》

规模背时利,文字觑天巧。人皆余酒肉,子独不得饱。
才春思已乱,始秋悲又搅。朝餐动及午,夜讽恒至卯。
展开全文
名声暂膻腥,肠肚镇煎煼。古心虽自鞭,世路终难拗。
弱拒喜张臂,猛拿闲缩爪。见倒谁肯扶,从嗔我须咬。
收起
分页导航关闭
关于作者

韩愈

韩愈(768年—824年12月25日),字退之。河南河阳(今河南省孟州市)人。自称“郡望昌黎”,世称“韩昌黎”、“昌黎先生”。唐代杰出的文学家、思想家、哲学家、政治家。

贞元八年(792年),韩愈登进士第,两任节度推官,累官监察御史。后因论事而被贬阳山,历都官员外郎、史馆修撰、中书舍人等职。元和十二年(817年),出任宰相裴度的行军司马,参与讨平“淮西之乱”。其后又因谏迎佛骨一事被贬至潮州。晚年官至吏部侍郎,人称“韩吏部”。长庆四年(824年),韩愈病逝,年五十七,追赠礼部尚书,谥号“文”,故称“韩文公”。元丰元年(1078年),追封昌黎伯,并从祀孔庙。

韩愈是唐代古文运动的倡导者,被后人尊为“唐宋八大家”之首,与柳宗元并称“韩柳”,有“文章巨公”和“百代文宗”之名。后人将其与柳宗元、欧阳修苏轼合称“千古文章四大家”。他提出的“文道合一”、“气盛言宜”、“务去陈言”、“文从字顺”等散文的写作理论,对后人很有指导意义。著有《韩昌黎集》等。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