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殊」诗词全集(381首)

101

《木兰花/玉楼春》

杏梁归燕双回首。黄蜀葵花开应候。画堂元是降生辰,玉盏更斟长命酒。炉中百和添香兽。帘外青蛾回舞袖。此时红粉感恩人,拜向月宫千岁寿。
102

《木兰花/玉楼春》

紫薇朱槿繁开後。枕簟微凉生玉漏。玳筵初启日穿帘,檀板欲开香满袖。红衫侍女频倾酒。龟鹤仙人来献寿。欢声喜气逐时新,青鬓玉颜长似旧。
103

《木兰花/玉楼春》

春葱指甲轻拢捻。五彩垂绦双袖卷。雪香浓透紫檀槽,胡语急随红玉腕。
当头一曲情何限。入破铮琮金凤战。百分芳酒祝长春,再拜敛容抬粉面。
104

《木兰花/玉楼春》

红绦约束琼肌稳。拍碎香檀催急衮。陇头鸣咽水声繁,叶下间关莺语近。
美人才子传芳信。明月清风伤别恨。未知何处有知音,常为此情留此恨。
105

《喜迁莺·风转蕙》

风转蕙,千露催莲。莺语尚绵蛮。尧蓂随月欲团圆。真驭降荷兰。
褰油幕。调清乐。四海一家同乐。千官心在玉炉香。圣寿祝天长。
106

《喜迁莺·歌敛黛》

歌敛黛,舞萦风。迟日象筵中。分行珠翠簇繁红。云髻袅珑璁。金炉暖。龙香远。共祝尧龄万万。曲终休解画罗衣。留伴彩云飞。
107

《喜迁莺·花不尽》

花不尽,柳无穷。应与我情同。觥船一棹百分空。何处不相逢。朱弦悄。知音少。天若有情应老。劝君看取利名场。今古梦茫茫。
108

《喜迁莺·烛飘花》

烛飘花,香掩烬。中夜酒初醒。画楼残点两三声。窗外月胧明。晓帘垂,惊鹊去。好梦不知何处。南园春色已归来。庭树有寒梅。
109

《喜迁莺·曙河低》

曙河低,斜月淡,帘外早凉天。玉楼清唱倚朱弦。余韵入疏烟。
脸霞轻,眉翠重。欲舞钗钿摇动。人人如意祝炉香。为寿百千长。
110

《更漏子·蕣华浓》

蕣华浓,山翠浅。一寸秋波如剪。红日永,绮筵开。暗随仙驭来。遏云声,回雪袖。占断晓莺春柳。才送目,又颦眉。此情谁得知。
111

《更漏子·塞鸿高》

寒鸿高,仙露满。秋入银河清浅。逢好客,且开眉。盛年能几时。
宝筝调,罗袖软。拍碎画堂檀板。须尽醉,莫推辞。人生多别离。
112

《更漏子·雪藏梅》

雪藏梅,烟著柳。依约上春时候。初送雁,欲问莺。绿池波浪生。探花开,留客醉。忆得去年情味。金盏酒,玉炉香。任他红日长。
113

《更漏子·菊花残》

菊花残,梨叶堕。可惜良辰虚过。新酒熟,绮筵开。不辞红玉杯。
蜀弦高,羌管脆。慢飐舞娥香袂。君莫笑,醉乡人。熙熙长似春。
114

《谒金门·秋露坠》

秋露坠。滴尽楚兰红泪。往事旧欢何限意。思量如梦寐。人貌老于前岁。风月宛然无异。座有嘉宾尊有桂。莫辞终夕醉。
115

《燕归梁·双燕归飞绕画堂》

双燕归飞绕画堂。似留恋虹梁。清风明月好时光。更何况、绮筵张。云衫侍女,频倾寿酒,加意动笙簧。人人心在玉炉香。庆佳会、祝延长。
116

《燕归梁·金鸭香炉起瑞烟》

金鸭香炉起瑞烟。呈妙舞开筵。阳春一曲动朱弦。斟美酒、泛觥船。中秋五日,风清露爽,犹是早凉天。蟠桃花发一千年。祝长寿、比神仙。
117

《酒泉子·三月暖风》

三月暖风,开却好花无限了,当年丛下落纷纷。最愁人。长安多少利名身。若有一杯香桂酒,莫辞花下醉芳茵。且留春。
118

《酒泉子·春色初来》

春色初来,遍拆红芳千万树,流莺粉蝶斗翻飞。恋香枝。
劝君莫惜缕金衣。把酒看花须强饮,明朝后日渐离披。惜芳时。
119

《瑞鹧鸪·越娥红泪泣朝云》

越娥红泪泣朝云。越梅从此学妖颦。腊月初头、庾岭繁开后,特染妍华赠世人。
前溪昨夜深深雪,朱颜不掩天真。何时驿使西归,寄与相思客,一枝新。报道江南别样春。
120

《瑞鹧鸪·江南残腊欲归时》

江南残腊欲归时。有梅红亚雪中枝。一夜前村、间破瑶英拆,端的千花冷未知。
丹青改样匀朱粉,雕梁欲画犹疑。何妨与向冬深,密种秦人路,夹仙溪。不待夭桃客自迷。
分页导航关闭
关于作者

晏殊

晏殊(991年—1055年2月27日),字同叔,抚州临川人。北宋著名文学家、政治家。

生于宋太宗淳化二年(991年),十四岁以神童入试,赐同进士出身,命为秘书省正字,官至右谏议大夫、集贤殿学士、同平章事兼枢密使、礼部刑部尚书、观文殿大学士知永兴军、兵部尚书,宋仁宗至和二年(1055年)病逝于京中,封临淄公,谥号元献,世称晏元献。

晏殊以词著于文坛,尤擅小令,风格含蓄婉丽,与其子晏几道,被称为“大晏”和“小晏”,又与欧阳修并称“晏欧”;亦工诗善文,原有集,已散佚。存世有《珠玉词》、《晏元献遗文》、《类要》残本。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