咏二疏

[魏晋] 陶渊明
大象转四时,功成者自去。
借问衰周来,几人得其趣?
游目汉廷中,二疏复此举。
高啸还旧居,长揖储君傅;
饯送倾皇朝,华轩盈道路。
离别情所悲,馀荣何足顾;
事胜感行人,贤哉岂常誉!
厌厌闾里欢,所营非近务;
促席延故老,挥觞道平素。
问金终寄心,清言晓未悟;
放意乐馀年,遑恤身後虑。
谁云其人亡,久而道弥著。
作品赏析
[说明]
这首诗约作于宋武帝永初三年(422),陶渊明五十八岁。参见《咏三良》
说明。
二疏,指疏广与疏受,汉宣帝时兰陵(今山东省枣庄市东南)人。疏广
任太子太傅,其侄疏受任太子少傅,任职五年;疏广认为名已成立,不离去
恐有后患,便与疏受一道辞职还乡。当离去时,公卿大夫等送行者车百辆,
观者皆叹日:“贤哉二大夫。”皇帝和太子送给二疏很多财物,他们还乡后
便以赐金日与亲友宾客宴饮共乐,而不留金为子孙置办房屋田产。事见《汉
书?疏广传》。这首诗就是颂扬二疏的行为和品德,从而表现出诗人的志趣
所在。
大象转四时,功成者自去(1)。
借问衰周来,几人得其趣(2)?
游目汉廷中,二疏复此举(3)。
高啸返旧居,长揖储君傅(4)。
饯送倾皇朝,华轩盈道路(5)。
离别情所悲,余荣何足顾(6)!
事胜感行人,贤哉岂常誉(7)!
厌厌阎里欢,所营非近务(8)。
促席延故老,挥筋道平素(9)。
间金终寄心,清言晓未悟(10)。
放意乐余年,逞恤身后虑(11)!
谁云其人亡,久而道弥著(12)。
[注释]
(1)大象:指天,大自然。《老子》:“大象无形。”又:“执大象。”王弼注:“大象,天象
之母也。”转:运行。这两句是说,正如自然运行、四季更替一样,功成者亦自当迟去。
(2)借问:请问。衰周来:自东周末期以来。趣:旨趣,意旨,道理。
(3)游目:随意观览,这里是放眼、回顾的意思。复:再,恢复。此举:这种行为,指“功成者
自去”。
(4)高啸:犹高歌,形容自由自在,无拘无束。长揖(yī衣):旧时拱手高举,自上而下的相见
或道别的礼节。《汉书?高帝纪上》:“郦生不拜,长揖。”诗中是指辞谢。储君傅:指太子大傅与
太子少傅的职位。储君:太子。
(5)饯(jiàn 荐)行:以酒食送行。倾:尽。华轩:华贵的轻车,指富贵者乘坐的车子。盈:满。
《汉书?疏广传》:“公卿大夫故人邑子设祖道(指饯行),供张东都门外,送者车数百两,辞决而
去。”
(6)余荣:剩下的荣华。即指二疏所辞去的官职俸禄。
(7)胜:盛大,佳妙。贤哉岂常誉:《汉书?疏广传》:“道路观者皆曰:‘贤哉二大夫!’或
叹息为之下位。”常:普通,一般。
(8)厌厌(yān 烟):安逸、安祥的样子。《诗经?小雅?湛露》:“厌厌夜饮。”毛传:“厌
厌,安也。”阎里:乡里。近务:眼前之事,指日常平凡的事情。
(9)促席:接席,座位靠近。表示亲近。延:邀请,
挥觞:举杯,指饮酒。道:叙说。平素:指往日的事情。
(10)问金终寄心:指疏广的子孙托人间疏广,给他们留下多少钱财以置办房舍田产。寄心:藏
在心中的想法,关心。清言:指疏广所说“贤而多财,则损其志;愚而多财,则益其过”等语,参见
《杂诗十二首》其六注(7)。晓未悟:晓谕不明白的人。
(11)放意:纵情。余年:剩下的岁月,指晚年。遑恤身后虑:哪有闲暇考虑死后的事。遑:闲
暇。恤:忧虑。《诗经?椰风?谷风》:“遑恤我后。”笺:“追,暇也。恤,忧也。”
(12)其人:指二疏。道:做人之道,指清操。弥:更加。著:显著,昭著,指广为人知。
[译文]
天地四时自运转,
完成功业当归还。
请问东周未世后,
几人能把其意传?
放眼汉代朝廷内,
二疏举止可称赞。
欢快高歌返故乡,
告别太子长辞官。
皇朝官吏皆出送,
华贵轻车填路问。
悲叹之情为送别,
荣华富贵岂足恋!
德操高尚感行人,
贤哉之誉岂一般!
乡里安逸相聚欢,
经营之事不简单。
邀来故老促席坐,
饮酒共将往事谈。
儿女关心遗产事,
疏广晓谕出清言。
纵情享乐度余年,
死后之事不挂牵。
谁说二疏已亡去?
日久其德更粲然。
-----------孟二冬《陶渊明集译注》-----------
相关诗词
1
[先秦]
诗经

《谷风》

习习谷风,以阴以雨。黾勉同心,不宜有怒。
采葑采菲,无以下体?德音莫违,及尔同死。
展开全文
行道迟迟,中心有违。不远伊迩,薄送我畿。
谁谓荼苦?其甘如荠。宴尔新昏,如兄如弟。
泾以渭浊,湜湜[1]其沚[2]。宴尔新昏,不我屑矣。
毋逝我梁,毋发我笱。我躬不阅,遑恤我后!
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浅矣,泳之游之。
何有何亡,黾勉求之。凡民有丧,匍匐求之。
不我能慉[3],反以我为雠,既阻我德,贾用不售。
昔育恐育鞫,及尔颠覆。既生既育,比予于毒。
我有旨蓄,亦以御冬。宴尔新昏,以我御穷。
有洸[4]有溃,既诒我肄。不念昔者,伊余来塈[5]。
收起
2
[先秦]
诗经

《小弁》

弁彼鸒斯,归飞提提。
民莫不榖,我独于罹。
展开全文
何辜于天,我罪伊何。
心之忧矣,云如之何。
踧踧周道,鞠为茂草。
我心忧伤,惄焉如捣。
假寐永叹,维忧用老。
心之忧矣,疢如疾首。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
靡瞻匪父,靡依匪母。
不属于毛,不离于里。
天之生我,我辰安在。
菀彼柳斯,鸣蜩嘒嘒。
有漼者渊,萑苇淠淠。
譬彼舟流,不知所届。
心之忧矣,不遑假寐。
鹿斯之奔,维足伎伎。
雉之朝雊,尚求其雌。
譬彼坏木,疾用无枝。
心之忧矣,宁莫之知。
相彼投兔,尚或先之。
行有死人,尚或墐之。
君子秉心,维其忍之。
心之忧矣,涕既陨之。
君子信谗,如或酬之。
君子不惠,不舒究之。
伐木掎矣,析薪扡矣。
舍彼有罪,予之佗矣。
莫高匪山,莫浚匪泉。
君子无易由言,耳属于垣。
无逝我梁,无发我笱。
我躬不阅,遑恤我后。
收起
3
[先秦]
诗经

《湛露》

湛湛露斯,匪阳不晞,厌厌夜饮,不醉无归。
湛湛露斯,在彼丰草,厌厌夜饮,在宗载考。
展开全文
湛湛露斯,在彼杞棘,显允君子,莫不令德。
其桐其椅,其实离离,岂弟君子,莫不令仪。
收起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