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殷晋安别

[魏晋] 陶渊明
游好非少长,一遇尽殷勤。
信宿酬清话,益复知为亲。
去岁家南里,薄作少时邻。
负杖肆游从,淹留忘宵晨。
语默自殊势,亦知当乖分。
未谓事已及,兴言在兹春。
飘飘西来风,悠悠东去云。
山川千里外,言笑难为因。
良才不隐世,江湖多贱贫。
脱有经过便,念来存故人。
作品赏析
序:殷先作安南府长史掾,因居浔阳,後作太尉参军,移家东下,作此以赠。
-----------------------------------------------
[说明]
此诗作于晋安帝义熙七年(411),陶渊明四十七岁。
殷氏名铁,字景仁,原先任江州晋安郡南府长史椽,故称殷晋安。殷景仁在晋安南府时,住在得阳,与陶渊明有交往。义熙七年,刘裕任太尉职,辟殷景仁为参军。景仁离得阳东下时,陶渊明作此诗赠别。
诗人与殷景仁是隐。仕殊途,“语默自殊势。亦知当乖分”,报负不同,势必要各奔前程。但二人在为时不长的交往、游从之间,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诗中着重表现了对往日交情的留恋,依依惜别之情,以及诗人旷达的胸怀。

殷先作晋安南府长史椽(1),因居浔阳(2),后作太尉参军(3),移家东下(4)。作此以赠。

游好非少长,一遇尽殷勤(5)。
信宿酬清话,益复知为亲(6)。
去岁家南里,薄作少时邻(7)。
负杖肆游从,淹留忘宵晨(8)。
语默自殊势,亦知当乖分(9)。
未谓事已及,兴言在兹春(10)。
飘飘西来风,悠悠东去云(11)。
山川千里外,言笑难为因(12)。
良才不隐世,江湖多贱贫(13)。
脱有经过便,念来存故人(14)。
[注释]
(1)南府:是晋安郡分设的南郡。长史椽(yuàn 院):郡丞的书记。长史指郡丞;椽是掌书记之职。
(2)浔阳:地名,在今江西九江市。
(3)太尉:官名,指刘裕。
(4)东下:由浔阳去建康,顺江东下。
(5)游好:谓交游、相好。尽:极。殷勤:情意恳切深厚。
(6)信宿:连宿两夜。《诗经?幽风?九罭):“公归不复,于女(通‘汝’)信宿。”毛传:“再宿曰信;宿犹处也。”亦兼有流连忘返之意。《水经注?江水二》:“流连信宿,不觉忘返。”
酬:应对,交谈。清话:谓无世俗之谈。益复:更加。
(7)去岁:指义熙六年(410)。南里:即南村。诗人于去岁迁居于此。参见《移居二首》。薄:语助词,无义。少:短。
(8)负杖:持杖。负:凭恃。肆:肆意,纵情。游从:相伴而游。淹留:久留,指流连忘返。宵:夜。
(9)语默:说话与沉默,代指仕与隐。《周易?系辞》:“君子之道,或出或处,或默或语。”
殊势:地位不同。乖分:分离。
(10)未谓:没有想到。谓:以为。事:指分离之事。及:到,来临。兴:起,动身。言:语助词,无义。这两句是说,没有想到离别的事就来了,(您)在今年春天就动身。
(11)这两句比喻殷景仁的离去。
(12)难为因:难得有因由。因:因缘,机会。这一句是说,难有机会在一起谈笑了。
(13)良才:指殷景仁。江湖:指隐居于江湖。贱贫:作者自指。
(14)脱:倘或,或许。存:存间,探望。故人:老朋友,作者自指。
[译文]
殷景仁原先任江州晋安郡南府长史椽,因而住在污阳。后来作太尉参军,迁移全家东下。我作这首诗赠给他。
好友相交并不久,一见如故意诚恳。
流连忘返对畅谈,更加知心相亲近。
去岁迁家至南村。你我短时为近邻。
持杖游乐相伴从,随兴所至忘时辰。
仕隐地位自不同,我知早晚当离分。
不料离别已来到,动身就在此年春。
飘飘西来风,悠悠东去云。
千里山川相阻隔,再度相逢难有因。
贤才出仕能通达,江湖隐者多贱贫。
倘若有便相经过,勿望来看老友人。
-----------孟二冬《陶渊明集译注》-----------
相关诗词
1
[先秦]
诗经

《九罭》

九罭[1]之鱼,鳟、鲂。我觏之子,衮衣绣裳。
鸿飞遵渚,公归无所,於女信处。
展开全文
鸿飞遵陆,公归不复,於女信宿。
是以有衮衣兮,无以我公归兮,无使我心悲兮。
收起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