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早稻

[魏晋] 陶渊明
人生归有道,衣食固其端;
孰是都不营,而以求自安。
开春理常业,岁功聊可观;
晨出肆微勤,日入负耒还。
山中饶霜露,风气亦先寒,
田家岂不苦?弗获辞此难。
四体诚乃疲,庶无异患干。
盥濯息簷下,斗酒散襟颜,
遥遥沮溺心,千载乃相关。
但愿长如此,躬耕非所叹。
作品赏析
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早稻(1)
〔说明〕
庚戌岁是晋安帝义熙六年(410),陶渊明四十六岁。
陶渊明自四十一岁辞去彭泽令归田之后,经过多年的躬耕体验,对农业
生产劳动有了更深的感受与思考。这首诗并不是描写秋收的具体情况,而是
强调劳动的重要性以及自己在劳动过程中所得到的精神享受,从而使其隐耕
之念更加坚定不移。
清代邱嘉穗在《东山草堂陶诗笺》卷三评此诗说:”陶公诗多转势,或
数句一转,或一句一转,所以为佳。余最爱‘田家岂不苦’四句,逐句作转。
其他推类求之,靡篇不有。此萧统所谓‘抑扬爽朗,莫之与京’也。”很能
说明这首诗的艺术特点。
人生归有道,衣食固其端(2)。
孰是都不营,而以求自安(3)?
开春理常业,岁功聊可观(4)。
晨出肆微勤,日入负来还(5)。
山中饶霜露,风气亦先寒(6)。
田家岂不苦?弗获辞此难(7)。
四体诚乃疲,庶无异患干(8)。
盥灌息檐下,斗酒散襟颜(9)。
遥遥沮溺心,千载乃相关(10)。
但愿长如此,躬耕非所叹(11)。
[注释]
(1)西田:指住宅西边的田地。
(2)归:归依。道:指常理。固:本来。端:头,首要。
(3)孰:谁。是:这,指衣食。营:经营,操持。
(4)常业:日常事务,指农事。岁功:一年的收成。
(5)肆:从事,操作。微勤:轻微的劳作。负耒:扛着农具。
(6)饶:多。风气:指气候。
(7)弗获:不能,不得。辞:推辞,摆脱。此难:这种艰难辛苦的劳动。
(8)四体:四肢,代指身体。庶:幸,希冀之词。《诗经?大雅?生民》:“庶无罪悔,以迄于
今。”《左传?桓公六年》:“君姑修政而亲兄弟之国,庶免于难。”异患:意外的祸患。这里指仕
途风险。干:相犯,侵扰。
(9)盥(guàn 贯)濯:洗涤。盥指洗手,濯指洗脚。散:放开。襟颜:心胸和容颜。
(10)沮、溺:长沮、桀溺。见《癸卯岁始春怀古田舍二首》其二注(7)。心:指隐耕之志。乃:
竟。相关:相合,相通。
(11)叹:指因遗憾而叹息。
[译文]
人生归依有常理,
衣食本自居首端。
谁能弃此不经营,
便可求得自身安?
初春开始操农务,
一年收成尚可观。
清晨下地去干活,
日落扛犁把家还。
居住山中多霜露,
季节未到已先寒。
农民劳作岂不苦?
不可推脱此艰难。
身体确实很疲倦,
幸得不会惹祸患。
洗涤歇息房檐下,
饮酒开心带笑颜。
长沮桀溺隐耕志,
千年之下与我伴。
但愿能得长如此,
躬耕田亩无怨叹。
-----------孟二冬《陶渊明集译注》-----------
相关诗词
1
[先秦]
诗经

《生民》

厥初生民,时维姜嫄。
生民如何?克禋克祀,以弗无子。
履帝武敏歆,攸介攸止,载震载夙。
载生载育,时维后稷。
诞弥厥月,先生如达。
不拆不副,无菑无害。
以赫厥灵。上帝不宁,
不康禋祀,居然生子。
展开全文
诞寘之隘巷,牛羊腓字之。
诞寘之平林,会伐平林。
诞寘之寒冰,鸟覆翼之。
鸟乃去矣,后稷呱矣。
实覃实訏,厥声载路。
诞实匍匐,克岐克嶷,以就口食。
蓺之荏菽,荏菽旆旆。
禾役穟穟,麻麦幪幪,瓜瓞唪唪。
诞后稷之穑,有相之道。
茀厥丰草,种之黄茂。
实方实苞,实种实褎。
实发实秀,实坚实好。
实颖实栗,即有邰家室。
诞降嘉种,维秬维秠,维穈维芑。
恒之秬秠,是获是亩。
恒之穈芑,是任是负。
以归肇祀。
诞我祀如何?或舂或揄,或簸或蹂。
释之叟叟,烝之浮浮。
载谋载惟,取萧祭脂,取羝以軷,
载燔载烈,以兴嗣岁。
卬盛于豆,于豆于登。
其香始升,上帝居歆。
胡臭亶时,后稷肇祀。
庶无罪悔,以迄于今。
收起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