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自会稽歌

[唐] 李贺
野粉椒壁黄,湿萤满梁殿。台城应教人,秋衾梦铜辇。
吴霜点归鬓,身与塘蒲晚。脉脉辞金鱼,羁臣守迍贱。
原序:〈庾肩吾梁时尝作宫体謡引,以应和皇子。及国势沦败,肩吾先潜难会稽,后始还家。仆意其必有遗文,今无得 焉,故作还自会稽歌,以补其悲,并叙。〉

诗拟庾肩吾潜难会稽时事。

注:
1:会稽:绍兴,古称会稽。
2:庾肩吾:字润之,新野人。梁武帝时为晋安王常侍,尝被命与徐摛等抄撰众籍,丰其果馔,号髙斋学士。及简文开文徳省,置学士,肩吾子信,徐摛子陵等充选,所谓应和皇子。
3:野粉椒壁黄,湿萤满梁殿:椒壁,〈〈汉官仪〉〉曰:"皇后宫室,皆以椒涂,取其温暖辟恶,又取其蕃衍之义。" 此句言梁国颓败,粉壁已黄,萤飞殿上。
4:台城应教人:台城,晋成帝七年,作新宫,〈〈舆地图〉〉云:"即台城也。" 教人,教示于人也。诸侯之言曰教,魏晋以来,人 臣于文字,间有属和,于天子曰应诏,于太子曰应令,于诸王曰应教,今和皇子,故曰教。
5:秋衾梦铜辇:铜辇,太子车也。
6:吴霜点归鬓:会稽,属吴地。言还自会稽,霜鬓暮年矣。
7:身与塘蒲晚:晋顾悦之髪早白,简文帝问之,对曰:"蒲柳之质,望秋先零。"
8:金鱼:金鱼袋,官符也。〈〈炙毂子〉〉云:"鱼袋,古之筭袋,魏文帝易以龟,唐改以鱼。"方扶南曰:"此金鱼恐指禁钥。"
9:覉臣守迍贱:覉臣,臣羁旅于外者。《左传》:"君之羁臣,茍得容以逃死,何位之敢择?" 迍贱,困贱。

附:

刘辰翁评曰:此拟庾肩吾归自会稽之作,安得不述梁亡之悲?其沈着憔悴在先,言秋衾铜辇之梦,而庾自见,殆赋外赋也。塘蒲之叹,融 入秋晚,结语却如此,极是。

陈本礼评曰:前四感慨凭吊,后四潜难会稽,代补其悲。通篇摹仿肩吾词意,凄婉古拙之甚。

--------凤尾竹客 撰<李长吉歌诗笺注辑评>---------

李贺

李贺(约公元791年-约817年),字长吉,汉族,唐代河南福昌(今河南洛阳宜阳县)人,家居福昌昌谷,后世称李昌谷,是唐宗室郑王李亮后裔。有“诗鬼”之称,是与“诗圣”杜甫、“诗仙”李白、“诗佛”王维相齐名的唐代著名诗人。有《雁门太守行》、《李凭箜篌引》等名篇。著有《昌谷集》。

李贺是中唐的浪漫主义诗人,与李白、李商隐称为唐代三李。是中唐到晚唐诗风转变期的一个代表者。他所写的诗大多是慨叹生不逢时和内心苦闷,抒发对理想、抱负的追求;对当时藩镇割据、宦官专权和人民所受的残酷剥削都有所反映。留下了“黑云压城城欲摧”,“雄鸡一声天下白”,“天若有情天亦老”等千古佳句。

李贺的诗作想象极为丰富,经常应用神话传说来托古寓今,所以后人常称他为“鬼才”,“诗鬼”,创作的诗文为“鬼仙之辞”。有“‘太白仙才,长吉鬼才’之说。李贺是继屈原、李白之后,中国文学史上又一位颇享盛誉的浪漫主义诗人。

李贺因长期的抑郁感伤,焦思苦吟的生活方式,元和八年(813年)因病辞去奉礼郎回昌谷,27岁英年早逝。

推荐诗词

洛妹真珠(唐·李贺)

真珠小娘下青廓,洛苑香风飞绰绰。
寒鬓斜钗玉燕光,高楼唱月敲悬珰。
兰风桂露洒幽翠,红弦袅云咽深思。
花袍白马不归来,浓蛾叠柳香唇醉。
金鹅屏风蜀山梦,鸾裾凤带行烟重。
八骢笼晃脸差移,日丝繁散曛罗洞。
市南曲陌无秋凉,楚腰卫鬓四时芳。
玉喉窕窕排空光,牵云曳雪留陆郎。

猛虎行(唐·张籍)

南山北山树冥冥,猛虎白日绕林行。
向晚一身当道食, 山中麋鹿尽无声。
年年养子在深谷,雌雄上山不相逐。
谷中近窟有山村,长向村家取黄犊。
五陵年少不敢射,空来林下看行迹。

戏答元珍(宋·欧阳修)

春风疑不到天涯,二月山城未见花。
残雪压枝犹有桔,冻雷惊笋欲抽芽。
夜闻归雁生乡思,病入新年感物华。
曾是洛阳花下客,野芳虽晚不须嗟。


古风其四十六(唐·李白)

一百四十年。
国容何赫然。
隐隐五凤楼。
峨峨横三川。
王侯象星月。
宾客如云烟。

(以上六句一作
帝京信佳丽。
国容何赫然。
剑戟拥九关。
歌钟沸三川。
蓬莱象天构。
珠翠夸云仙。)

斗鸡金宫里。
蹴鞠瑶台边。
举动摇白日。
指挥回青天。
当涂何翕忽。
失路长弃捐。
独有扬执戟。
闭关草太玄。

咏史(一作和蕃)(唐·戎昱)

汉家青史上,计拙是和亲。
社稷依明主,安危托妇人。
岂能将玉貌,便拟静胡尘。
地下千年骨,谁为辅佐臣。

人日寄杜二拾遗(唐·高适)

人日题诗寄草堂,遥怜故人思故乡。
柳条弄色不忍见,梅花满枝空断肠。
身在远藩无所预,心怀百忧复千虑。
今年人日空相忆,明年人日知何处。
一卧东山三十春,岂知书剑老风尘。
龙钟还忝二千石,愧尔东西南北人。

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宋·柳永)

伫倚危楼风细细,[2]
望极春愁,
黯黯生天际。[3]
草色烟光残照里,
无言谁会凭栏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4]
对酒当歌,[5]
强乐还无味。[6]
衣带渐宽终不悔,[7]
为伊消得人憔悴。

在狱咏蝉并序(唐·骆宾王)

余禁所禁垣西,是法厅事也,有古槐数珠焉。虽生意可知,同殷仲文之古树,而听讼斯在,即周召伯之甘棠。每至夕照低阴,秋蝉疏引,发声幽息,有切尝闻。岂人心异于曩时,将虫响悲于前听。嗟乎,声以动容,德人以象贤。故洁其身也,禀君子达人之高行,蜕其皮也,有仙都羽化之灵姿。候时而来,顺阴阳之数,应节为变,寄藏用之机。有目斯开,不以道昏而昧其视,有翼自薄,不以俗厚而其真。吟乔树之微风,韵姿天纵,饮高秋之坠露,清畏人知。仆失路艰虞,遭时微徽。不哀伤而自怨,未摇落而先衰。闻蟪蛄之流声,悟平反之已奏,见情沿物应,哀弱羽之飘零,道寄人知,悯馀声之寂寞。非谓文墨,取代幽忧云尔。

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深。
不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
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
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余心。

义鹘行(唐·杜甫)

阴崖有苍鹰,养子黑柏颠。白蛇登其巢,吞噬恣朝餐。
雄飞远求食,雌者鸣辛酸。力强不可制,黄口无半存。
其父从西归,翻身入长烟。斯须领健鹘,痛愤寄所宣。
斗上捩孤影,噭哮来九天。修鳞脱远枝,巨颡坼老拳。
高空得蹭蹬,短草辞蜿蜒。折尾能一掉,饱肠皆已穿。
生虽灭众雏,死亦垂千年。物情有报复,快意贵目前。
兹实鸷鸟最,急难心炯然。功成失所往,用舍何其贤。
近经潏水湄,此事樵夫传。飘萧觉素发,凛欲冲儒冠。
人生许与分,只在顾盼间。聊为义鹘行,用激壮士肝。

平蔡州三首(唐·刘禹锡)

蔡州城中众心死,妖星夜落照壕水。汉家飞将下天来,
马箠一挥门洞开。贼徒崩腾望旗拜,有若群蛰惊春雷。
狂童面缚登槛车,太白夭矫垂捷书。相公从容来镇抚,
常侍郊迎负文弩。四人归业闾里间,小儿跳浪健儿舞。
汝南晨鸡喔喔鸣,城头鼓角音和平。路傍老人忆旧事,
相与感激皆涕零。老人收泣前致辞,官军入城人不知。
忽惊元和十二载,重见天宝承平时。
九衢车马浑浑流,使臣来献淮西囚。四夷闻风失匕箸,
天子受贺登高楼。妖童擢发不足数,血污城西一抔土。
南峰无火楚泽间,夜行不锁穆陵关。策勋礼毕天下泰,
猛士按剑看恒山。

相关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