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头郎

[唐] 李贺
黄头郎,捞拢去不归。
南浦芙蓉影,愁红独自垂。
水弄湘娥佩,竹啼山露月。
玉瑟调青门,石云湿黄葛。
沙上蘼芜花,秋风已先发。
好持扫罗荐,香出鸳鸯热。
好持:一作好待。鸳鸯:一作鸳笼,一作薰笼。
-----------------------------------------------
思人归家诗也。

注:
1:黄头郎:《汉书.邓通传》云:“通以濯船为黄头郎。”注云:“濯船,行船也。土胜水,其色黄,故撑船之郎,皆着黄帽,因号 曰黄头郎。”
2:捞拢:摇船状。
3:南浦芙蓉影,愁红独自垂:《楚辞.九歌》:“子交手兮东行,送美人兮南浦。”
4:水弄湘娥佩,竹啼山露月:此句言水声与竹风也。
5:玉琴调青门,石云湿黄葛:长安东门,曰青门。王琦以为曲名。石云,云气触石而生。黄葛,衣裙也。
6:沙上蘼芜花,秋风已先发:蘼芜,香草名。〈〈楚辞.九歌〉〉:“秋兰兮蘼芜,罗生兮堂下。”释云:“芎藭叶也。”
7:好持扫罗荐,香出鸳鸯热:好持,一作好待,宋蜀本作好特。〈〈汉武内传〉〉云:“帝七月七扫除宫掖,以紫罗荐地,待西王 母至。”鸳鸯,一作鸳笼,熏香炉也。

附::

吴正子评曰:此篇,大意疑黄头郎者耽乐忘归,家人有旷别之思耳。

刘辰翁评曰:不当深而深,眼前物晓,不得苦思。

董懋策评曰:此思妇之吟诗意。只“鸳鸯热”三字见意,借托微妙,他人便字字槁贴矣。
--------凤尾竹客 撰<李长吉歌诗笺注辑评>---------

李贺

李贺(约公元791年-约817年),字长吉,汉族,唐代河南福昌(今河南洛阳宜阳县)人,家居福昌昌谷,后世称李昌谷,是唐宗室郑王李亮后裔。有“诗鬼”之称,是与“诗圣”杜甫、“诗仙”李白、“诗佛”王维相齐名的唐代著名诗人。有《雁门太守行》、《李凭箜篌引》等名篇。著有《昌谷集》。

李贺是中唐的浪漫主义诗人,与李白、李商隐称为唐代三李。是中唐到晚唐诗风转变期的一个代表者。他所写的诗大多是慨叹生不逢时和内心苦闷,抒发对理想、抱负的追求;对当时藩镇割据、宦官专权和人民所受的残酷剥削都有所反映。留下了“黑云压城城欲摧”,“雄鸡一声天下白”,“天若有情天亦老”等千古佳句。

李贺的诗作想象极为丰富,经常应用神话传说来托古寓今,所以后人常称他为“鬼才”,“诗鬼”,创作的诗文为“鬼仙之辞”。有“‘太白仙才,长吉鬼才’之说。李贺是继屈原、李白之后,中国文学史上又一位颇享盛誉的浪漫主义诗人。

李贺因长期的抑郁感伤,焦思苦吟的生活方式,元和八年(813年)因病辞去奉礼郎回昌谷,27岁英年早逝。

推荐诗词

和贾舍人早朝(唐·杜甫)

五夜漏声催晓箭,九重春色醉仙桃。
旌旗日暖龙蛇动,宫殿风微燕雀高。
朝罢香烟携满袖,诗成珠玉在挥毫。
欲知世掌丝纶美,池上于今有凤毛。

除架(唐·杜甫)

束薪已零落,瓠叶转萧疏。
幸结白花了,宁辞青蔓除。
秋虫声不去,暮雀意何如。
寒事今牢落,人生亦有初。

公子行(唐·顾况)

轻薄儿,面如玉,紫陌春风缠马足。双镫悬金缕鹘飞,
长衫刺雪生犀束。绿槐夹道阴初成,珊瑚几节敌流星。
红肌拂拂酒光狞,当街背拉金吾行。朝游冬冬鼓声发,
暮游冬冬鼓声绝。入门不肯自升堂,美人扶踏金阶月。

行路难 其一(唐·李白)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清平乐 太山上作(元·元好问)

江山残照。落落舒清眺。漳壑风来号万穷。尽入长松悲啸。井蛙瀚海云涛。醯鸡日远天高。醉眼千峰顶上,世间多少秋毫。

醉垂鞭·双蝶绣罗裙(宋·张先)

双蝶绣罗裙,东池宴,初相见。
朱粉不深匀,闲花淡淡春。

细看诸处好,人人道,柳腰身。
昨日乱山昏,来时衣上云。

发阆中(唐·杜甫)

前有毒蛇后猛虎,溪行尽日无村坞。
江风萧萧云拂地,山木惨惨天欲雨。
女病妻忧归意速,秋花锦石谁复数。
别家三月一得书,避地何时免愁苦。

狂夫(唐·杜甫)

万里桥西一草堂,百花潭水即沧浪。
风含翠筱娟娟静,雨裛红蕖冉冉香。
厚禄故人书断绝,恒饥稚子色凄凉。
欲填沟壑唯疏放,自笑狂夫老更狂。

石犀行(唐·杜甫)

君不见秦时蜀太守,刻石立作三犀牛。
自古虽有厌胜法,天生江水向东流。
蜀人矜夸一千载,泛溢不近张仪楼。
今年灌口损户口,此事或恐为神羞。
终藉堤防出众力,高拥木石当清秋。
先王作法皆正道,鬼怪何得参人谋。
嗟尔三犀不经济,缺讹只与长川逝。
但见元气常调和,自免洪涛恣凋瘵。
安得壮士提天纲,再平水土犀奔茫。

水龙吟·小舟横截春江(宋·苏轼)

小舟横截春江,卧看翠壁红楼起。云间笑语,使君高会,佳人半醉。危柱哀弦,艳歌馀响,绕云萦水。念故人老大,风流未减,独回首、烟波里。推枕惘然不见,但空江、月明千里。五湖闻道,扁舟归去,仍携西子。云梦南州,武昌南岸,昔游应记。料多情梦里,端来见我,也参差是。

相关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