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垂冈

[清] 严遂成
英雄立马起沙陀,奈此朱梁跋扈何。
只手难扶唐社稷,连城犹拥晋山河。
风云帐下奇儿在,鼓角灯前老泪多。
萧瑟三垂冈下路,至今人唱《百年歌》。
分类标签: 怀古诗
三垂岗一诗为清代严遂成所作。严遂成虽然在清代诗名不彰,但后人称其“长于咏古,人以诗史目之”,此咏史诗是其传世之作。这首七律,用的是咏史诗常见的手法。首先勾勒出李克用、李存勖父子历史脉络,及李氏父子二人在山垂岗的事迹,借古战场的凭吊感叹历史沧桑,歌颂英雄业绩。 毛泽东熟读古史兵法,一生用兵屡出奇谋,且多以战事入诗。挥笔书写《三垂冈》诗,说明了他对对三垂冈之战颇为欣赏,也对此诗产生过强烈的共鸣。 《三垂冈》为一咏史诗,所咏为五代时李克用、李存勖父子与上党三垂冈之事。毛泽东对其父子评价甚高,在评论三垂冈战役时说:“康延孝之谋,李存勖之断,郭崇韬之助,此三人可谓识时务之俊杰”,并称李存勖的战术是:“先退后进”,又说:“生子当如李亚子(存勖小名)。”毛泽东晚年称:我现在是“鼓角灯前老泪多”。 1993年,中央文献社出版的《毛泽东手书选集》公开发表了这幅(见右边)手迹。原件为信纸上写就,未注时间。整篇书法为典型的毛体狂草,用笔流畅娴熟、气势磅礴,布局错落有致、自然奔放,是为毛泽东晚年的成熟之作,亦为毛氏手迹之精品。 历史背景 李克用,唐朝末年沙坨族人,荫祖功被唐朝赐姓李,封晋王,一生以唐朝忠臣自居。后梁朱温灭唐称帝后,李克用多次讨伐朱梁。为表忠心,死前不称帝。李存勖,李克用长子。史称其少有奇表,善骑射,胆勇过人。公元九二三年,朱温死,后梁争因夺皇位而内乱,李存勖乘机在魏州称帝,改国号唐,史称后唐,是为唐庄宗,尊其父李克用为太祖。后来灭掉后梁,完成了乃父李克用的遗愿。 据欧阳修的《新五代史》记载:“初,克用破孟方立于邢州,还军上党,置酒三垂岗,伶人奏《百年歌》,至于衰老之际,声甚悲,坐上皆凄怆。时存勖在侧,方五岁,克用慨然捋须,指而笑曰:‘吾行老矣,此奇儿也,后二十年,其能代我战于此乎!’”。 克用死,存勖继位晋王,年二十四岁。时后唐在潞州战后梁不克,内议多主张罢兵休战。李存勖却力排众议谓诸将曰:“梁人幸我大丧,谓我少而新立,无能为也,宜乘其怠击之。”乃出兵趋上党,行至三重岗,叹曰:“此先王置酒处也!”会天大雾昼暝,兵行雾中,攻其夹城,破之,梁军大败(《新五代史》)。三垂岗战役克定长达一年之久的潞州之战,使后唐居于主动,奠灭梁之基。战役距李克用置酒三垂岗恰二十年,常为后人称道。

严遂成

严遂成(1694—?)约清高宗乾隆初(1736年前后)在世,字崧占(一作崧瞻),号海珊,乌程(今浙江湖州)人。

雍正二年(1724)进士,官山西临县知县。乾隆元年(1736)举“博学鸿词”,值丁忧归。后补直隶阜城知县。迁云南嵩明州知府,创办凤山书院。后起历雄州知州,因事罢。在官尽职,所至有声。复以知县就补云南,卒官。
相关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