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东武吟

[南北朝] 鲍照
主人且勿喧,贱子歌一言。
仆本寒乡士,出身蒙汉恩。
始随张校尉,召募到河源。
后逐李轻车,追虏出塞垣。
密途亘万里,宁岁犹七奔。
肌力尽鞍甲,心思历凉温。
将军既下世,部曲亦罕存。
时事一朝异,孤绩谁复论。
少壮辞家去,穷老还入门。
腰镰刈葵藿,倚杖牧鸡豚。
昔如鞲上鹰,今似槛中猿。
徒结千载恨,空负百年怨。
弃席思君幄,疲马恋君轩。
愿垂晋主惠,不愧田子魂。
作品赏析
  第 342 页[①]諠:同“喧”,喧哗。贱子:老军人的自称。
  第 342 页[②]仆:老军人的自称。寒乡:贫寒的地区。
  第 343 页[③]张校尉:汉代的张骞(qiān千)。校尉,官名。张赛曾任校尉随大将军卫青北击匈奴。召募:应召从军。河源:黄河的发源地。
  第 343 页[④]李轻车:汉代李蔡。轻车,官名,即轻车将军。虏:对敌人的称呼,指匈奴。塞垣:边疆用以防阻敌人入侵的城墙。
  第 343 页[⑤]密涂:近路。亘:绵延。宁岁:安定的年岁。七奔:七次奔命。《左传》中有子重“一岁七奔命”的话。这二句是说自己所走过的最近的路程也有万里之遥,安宁的年头也要有七次奔命。如遇到战乱年代其劳累艰苦就更加厉害了。
  第 343 页[⑥]尽鞍甲:尽于鞍甲。鞍甲,鞍马。邰希蔸甲,指征战。历凉温:经历了无数寒暑。凉温,寒暑变化,指年月。这二句是说肌力在鞍马。邰希蔸甲之间消耗尽了,思乡的感情也经历了无数次的寒暑变化。
  第 343 页[⑦]下世:去世,死去。
  第 343 页[⑧]部曲:本是汉代军队的编制名称。大将军领五部,部下有曲。这里是泛指将军的部下。罕存:活着的很少。
  第 343 页[⑨]孤绩:独有的功绩。这二句是说这时候的情况已经不同了,还有谁来评论我特有的功绩呢?
  第 343 页[⑩]穷老:孤独贫困的晚年。
  第 343 页[11]腰镰:腰间带着镰刀。刈(yì意):割。葵藿:泛指豆类植物。葵,一种蔬菜。藿,豆叶。
  第 343 页[12](tún屯):同“豚”,小猪。
  第 343 页[13](gōu沟):皮革制的臂衣,打猎时套在臂上以擎猎鹰。槛:圈野兽的栅栏。这二句是说自己过去象立在上的猎鹰,今天象圈在槛中的猿猴,以比喻过去的英勇善战,今天的潦倒不得志。
  第 343 页[14]结:聚集。千载恨、百年怨:千百年来人们所没有过的怨恨。负:承担。这二句是说虽然自己怀有很深的怨恨,但却没有人理解。
  第 343 页[15]弃席:被抛弃的席蓐。这用的是晋文公故事。《韩非子·外储说左上》记载:晋文公在外流浪了二十年,当他回到晋国为君时,走在黄河边上,下命令要把旧的器皿和卧席都扔掉,让那些手足长了茧子、脸色发黑的人走在最后。他的功臣咎犯劝谏他说:席蓐等是有用的东西,不应扔掉,手足胼胝、面目黧黑的是有功的人,不应当遗弃他们。于是晋文公便收回了成命。幄(wò卧):用木架成的帐幕。这句是以弃席自喻,意思是说虽然君主遗弃了我,但我却仍思念着朝廷。
  第 343 页[16]疲马:疲病的老马。这用的是田子方的故事。《韩诗外传》记载:魏田子方出门看见一匹被弃的老马,问知是因为疲病而不用的,他说:老马少壮时尽了力,老了就不用它,这不是仁人所干的事。轩:古时大夫以上所乘的一种车。这句也是自喻,是说自己象被弃的驾车老马一样,还在留恋君主的车子。
  第 343 页[17]晋主:指晋文公。惠:恩惠。田子:田子方。魂:古时与“云”通。云,说。这二句紧接上二句,是说希望君主能象晋文公所做的和田子方所说的那样,不弃旧物,不亏待昔日有功之人。
  【说明】
  这也是一篇拟乐府。《东武吟》属古乐府“楚调曲”。东武,是泰山下的小山名,在今山东省泰安县。
  整首诗都是假托一个汉代有军功的人的口吻,叙述自己一生奋战的经历,和老年被弃回家的不平,并表达了他对君主的眷恋,希望君主赐恩,不弃置有功之人。宋文帝在位期间,讨伐北魏曾多次失败,对其将领檀道济等也有牵制和排挤的做法,所以这首诗可能是为讽谅当时的君主而作。
  这首诗的思想内容和写法,对于杜甫《出塞》诗的创作有很大的影响。
--------邓魁英、韩兆琦等《汉魏南北朝诗选注》
顶部